。”这都是最理想的情况,不中的可能性同样很大,但并不妨碍他们多花点功夫在走廊上。万一呢,万一真找出来了,可以少费多大的功夫啊,有的时候游戏就是这么不讲道理,跟玩家打反心态,其实重要道具就摆在眼前。

    蔺云津津有味地看着:“你说他们能找到藏在走廊里的钥匙吗?”是的,钥匙确实就藏在走廊。但是呢,光有那个钥匙根本没法开门,因为大门上的锁已经生锈了,得先想办法清理一下,然后往锁孔里倒油,可能得折腾半天才能把门打开,非常耗费耐心。

    这都好说,就怕玩家试了一次发现锁打不开,以为是钥匙不对,然后又跑去找新的钥匙。这样就漫漫无期了,怕是到副本结束都出不去。

    这招还是当初招聘员工的时候,有个人在试卷上写的,真的特别损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能比好不容易拿到钥匙,结果发现钥匙打不开,然后费劲吧啦折腾半天,最后又发现其实钥匙没错就是锁太老旧了,跟能让玩家暴躁的呢?蔺云都能预料到一会儿玩家们身上汹涌迸发的情绪能量有多壮观了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幸灾乐祸,那边玩家却依旧兢兢业业,一个角落都不放过。他们搜寻着搜寻着,便搜到了走廊尽头。

    尽头挂着一面大镜子,镜子这种东西很邪乎,一般在恐怖氛围下,大家都会下意识绕开镜子走。但是这次为了搜东西,不得不对镜子进行全方位的检查,如有必要,还得把镜子打碎了看看。

    两个玩家配合着将镜子取下来,检查半天没发现什么异常。其中一个正想提议砸碎镜子,另一个忽然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“你看原本挂着镜子的这个地,是不是有个小按钮啊?”他拉着队友凑到墙上仔细观察,只见镜子悬挂处下方大约1厘米的位置,有一个圆形的小点。这个圆点估摸着也就普通纽扣的大小,说是按钮,其实它只是和周围的墙壁稍有色差而已,并不是凸起或者凹陷的,摸上去很平整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,大家肯定会忽略掉它。毕竟这边光线很暗,而且色差也非常不明显。再加上光用手摸的话,它和周围的墙壁一样平,触感完全没有任何不同。

    但在众人地摊式搜索的前提下,这圆点就没那么隐蔽了。被发现之后,也绝不会只是被当做什么“不小心沾了什么水泽所以导致颜色不同”。

    “这个应该是按钮,隐藏机关。”玩家信誓旦旦地说着,然后伸手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用了很大的力气,才终于把圆点戳得凹陷。原本戳不动的时候,他都快以为是自己猜错了,没想到只是力气不够而已。

    圆点凹陷之后,这面墙忽然有了动静。它悄无声息地向右侧移动了一段距离,正好够一个人进出。

    找到密室了!两名玩家惊喜地对视一眼,顾不得叫其他人过来,连忙鱼贯而入。机会稍纵即逝,万一这个密室只能开启一次、很快就关上,他们就得错过机会了。

    结果进入之后,他俩就傻了。

    蔺云和景文泽看着突然误入的两个玩家:“……”两个玩家也是一脸懵逼,看着眼前干净整洁仿佛精装修公寓的房间,觉得自己是不是走错了片场。还是说刚刚那道门是个传送门,把他们传送到了其他空间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扭头看见墙上电视在播放自己队友近况的时候,这个猜想竟然显得很是可靠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个副本的真相,其实是玩家在扮演恐怖片主角?”一个玩家喃喃自语,“所以我们是从‘电视’里穿越到‘现实’中了吗?”他队友也很懵:“也、也有可能那个鬼屋是综艺拍摄地点,其实咱们是综艺嘉宾?就像楚门的世界那样?”蔺云:“…………”蔺云头疼地放下零食,心说设计副本的家伙也太不靠谱了,这还能让玩家找到员工休息室来的。完全忘记了他自己作为玩家的时候,隔三差五跑到员工休息室去打劫。

   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补救一下,不能让玩家发现员工的真相。于是蔺云给了景文泽一个眼色,让他配合自己演戏。

    就把这个地方假装是boss的地盘,因为boss的法术才能维持住光明洁净的假象。而墙上的电视,则是恶趣味的boss在拿玩家的表现当乐子看。

    景文泽被迫背起这口锅,调整出一副变态大反派的模样,开始糊弄玩家。

    这俩玩家确实好糊弄,毕竟他们自己之前就脑补出了两个“合理”猜测。现在景文泽主动演戏,他们的脑袋越发控制不住了,都不用功多说就能把前因后果给自动补全。

    见识到景文泽由帅哥一秒变凶残厉鬼,作者有话要说:把他们追得满地乱窜之后,这两人彻底不怀疑蔺云安排的解释了。之后在千钧一发之际,“好运”地发现了内部的开门机关,成功窜出了boss领地,保住了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出来之后,两人心有余悸地远离了镜子所在的那面墙,躺在角落呼哧呼哧大喘粗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样了?”其他玩家听到动静纷纷赶来,不明白这两人怎么一副狼狈模样。

    他俩苦笑一下:“刚刚遇到boss了……”不管外头的风风雨雨,蔺云赶紧想了个法子将机关封死,免得再有一波玩家进来。毕竟总有玩家胆子特别肥,想和boss一较高下,他可不乐意有人过来打扰他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