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320章流言蜚语
    于是就想着法的让秦简臣服,可秦简哪里是月澜国土生土长的男子,根本不会向她低头,一来二去两人矛盾不断,也因为诸多纠葛渐渐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但月澜有个规矩,巫侍大人不可与人成亲,代代巫侍如此。

    就这样,秦简与白语嫣相识两年,也只是发乎情,之乎礼,并未越界。

    后来在月澜内乱中,那段时间秦简不在,得知出生不久的帝女下落不明,白语嫣与帝女失踪有一定的责任,于是为了帮白语嫣寻找帝女,又出去游历了几年。

    后来无意中见到南乔,觉得这孩子冰雪聪明,就忍不住收她做弟子。

    得知她身世有命运之石是在那场战争发生之前的几个月,以前,他都以为南乔只是普通的孩子,也许是缘分,江陵王与他交情甚好,醉酒之后无意才将南乔是收养的秘密告诉他。

    后来他得知这个消息后,第一时间拿着江陵王给的命运之石去了月澜国,可偏偏,那一次白语嫣不在,所以就未能亲口告诉白语嫣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经过旁人转述确认,他认为南乔应该就是月澜消失的帝女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就是那一次未见,这一生,白语嫣与他天人永隔,再难相见。

    于是白语嫣为了查秦简的死因,费了许多功夫,后来又发现帝女多次派人前往中原,对帝女产生了怀疑,于是这才发现,秦简出月澜后就喜欢在江陵王府长住。

    这一查,自然也就查到了南乔头上。

    她将命运之石拿出摆在南乔面前,“这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南乔摇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,当初师父让我拿着它去找你,后来被我不慎弄丢,没想到最后还是落到了您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五日后,南牧笙送回到西陵城皇宫。

    三年不见,皇伯伯老了不少,人也消瘦了很多,身体越发的不如以前了。

    南乔因救太子有功,本应被皇上加封昭陵公主,却被南乔婉拒。

    名誉对她来说无关紧要,只要将哥哥安全送回皇宫她便了却一桩心愿。

    拜别皇上后,南乔同哥哥一同去了东宫。

    南乔发现这些日子以来,南牧笙总是郁郁寡欢,于是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这里的一切还如当初一般,只是我见哥哥闷闷不乐,是还有哪些地方需要侍女们去添置的吗?”

    南牧笙勉强一笑,“很好,没什么要添置的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一小厮抱着字画,兴冲冲的跑来,“太子殿下,您让奴才去取的画取回来了,这些都是那家茶楼里留下的,奴才去拿的时候上面都落满了灰尘,看样子好久了呢!”

    南牧笙如获珍宝一般的让他放去书房,“你当心些,别弄坏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殿下!”小厮行了个礼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南乔静静的看着这一切,哥哥看那些字画的眼神,似乎没了当初的欣赏之意,而是迫不及待的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她不敢承认那个事实,自然也不会多问。

   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,若是寻常人家倒还好,可她的哥哥,偏偏是未来的皇上,注定与宇文墨的感情无法有一个圆满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哥哥,今日我就先回江陵王府了,您连日奔波也累了,早些休息!”

    “好,妹妹多注意身子!”他对她一如从前般关心。

    南乔的马车刚到江陵王府外,白语嫣前来找她了。

    南乔下了马车,知道她的来意,她直言道,

    “眼下西陵城朝堂未稳,一切等过些时日吧!”

    白语嫣劝说道,“若郡主真是帝女之尊,此事更是耽误不得,需得速速随我回月澜才是。”

    南乔摸了摸自己的腹部,穿着华服长裙的她更是显怀,

    “如今我这身子笨重,刚从长安回来,月澜国又相隔千里,只怕有些折腾不起!”

    “那郡主就任由她们顶替您的身份?”白语嫣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顶都顶替了这么久,也不差这些时日。”

    她怕哥哥一个人忙不过来,加上她现在身子确实没之前方便,所以想等到这里局势稳定,到时候再去也不迟。

    反正她已经知道了这里面是怎么回事,迟早会收拾那人。

    南晋的冬天没大邺风雪那么大,刚过了腊八节,雪还没化,宫里便传来皇上驾崩的噩耗。

    皇伯伯驾崩并非偶然,而是中毒所致。

    这其中,她运用岑溪的势力得知,半年前,南風为了夺取皇位,让皇上身边的人下了慢性毒,一般太医看不出来,皇上左右活不过半年。

    岑溪的探子遍布各地,想查点什么皇室秘辛还是能查到的。

    当时南乔知道这件事,但她并没有告诉南牧笙,就当是皇上得了疾病,主要是怕南牧笙受不了。

    从宫里参加完丧礼回来,南乔便再次下令让人去查南風的下落,一旦查到,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办完皇上的丧事后,南牧笙顺利继承皇位。

    南乔入宫的次数少了,主要是肚子越来越大,不方便出门。

    最近胎动的次数有些多,每日抱着汤婆子发呆,当南乔有心事的时候,孩子总是会踢她一两脚。

    不过她现在在西陵城的流言蜚语不少,虽然没人敢当着她的面提,但她知道一般人都在背后怎么议论她。

    议论她不要紧,就是不知道是谁传的谣言,说南牧笙不喜欢女子,还说他曾经是宇文墨的后妃,与宇文墨欢好之类。

    此话传到南乔的耳朵,她便想法子不让这些话传到南牧笙那里。

    “去查,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散播流言!”她对身边的暗卫下令。

    一开始还能堵住一些人的口舌,可是时间久了,纸包不住火,这件事还是传到了南牧笙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这日,南牧笙召她入宫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已是新皇,身上穿着绣五爪金龙的龙袍,唇红齿白,俊美而耀眼。

    “乔乔,外面的那些事朕来处理,你安心养胎便是!”

    “皇兄,最好的方法便是娶了那些大臣的女儿,以此来堵住众人的悠悠之口!”这流言蜚语满天飞,若非一些大臣煽风点火,哪有愈演愈烈之誓。

    南乔说的方法南牧笙不是没有考虑过,而是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乔乔,朕心里已有一人,旁人就算了吧!”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名分,皇兄是南晋皇上,后宫不可无人!”

    他哪里不懂这个道理,只是想等一个人,哪怕旁人只是一个名分,他也不想给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容朕考虑考虑,乔乔回府安心养胎吧!”

    她从小与他一起长大,对他最是了解,只要是哥哥认定的,就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南乔不知道,当初接哥哥回来是对是错了。

    流言蜚语越来越烈,这日,大邺送来一人和亲,说是为了两国交好。

    送来和亲之人不是别人,正是清宜。

    如今的清宜已经不是县主,而是和亲的公主。

    得知这个消息的南乔第一时间接见了清宜,问清楚了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原来,宇文墨在这里安插了眼线,西陵城的消息传到了宇文墨那里,为了解南牧笙不喜女子的留言,他特意送来清宜解困,算是煞费苦心,只是耽误了清宜的一生。

    “皇上明知道哥哥心里的人是谁,还将你送来和亲,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就连南乔,都为清宜抱不平。

    清宜不以为然,“我是自愿的!”

    “自愿?”南乔不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全家被纳兰嫣琴陷害,要不是你皇兄,我和父王的冤情还不知道能不能真相大白呢!”清宜说道,“我知道你皇兄不会喜欢我,这件事我来之前皇上就跟我说了,只要为期两年,便可召我回长安满足我一个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...”南乔觉得此事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反正你也在西陵城,这里有你在,我还有人陪着聊聊天,两年很快的!”她没心没肺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乔总觉得她隐藏了什么事,只是她不说,南乔也不好再问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肚子里的孩子,还有几个月出生?”清宜忍不住伸手摸了摸。

    南乔笑笑,“还早呢,差不多还有好几个月才出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清宜忍不住脱口而出道,“这个岑溪也真是的,有了孩子还造反,这好端端的日子不过...”

    她自知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住嘴,“对不起啊乔乔...我...”

    南乔释然道,“没事,都过去了,反正...”孩子也不是岑溪的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没有过多解释,随后又说道,“明日你便要被皇兄封为贵妃了,今日早些回去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因为封妃比封皇后好,毕竟清宜两年后就恢复自由了,如果是皇后,很多事情比较难弄。

    清宜起身,对她说道,“好,等我封妃以后,再过来找你玩!”

    南乔起身相送,“随时来就是了,只是雪天路滑,你路上小心些!”

    由于清宜封妃的消息,哥哥不喜女色的留言才少了些,这件事,在除夕前就已经解决了一大半,虽然有些朝臣颇有微词,但经过南乔暗地里派人一番威胁过后,此事暂时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除夕宴上,歌舞升平,清宜陪伴在南牧笙身边貌合神离,各有心思。

    南乔夹了些菜,正准备用膳,侍女在她耳畔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她立即警惕起来,放下碗筷,对侍女低声道,“保护皇兄要紧,切勿打草惊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