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316章默契的配合
    站在台阶上的宇文墨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,因为他知道的远远比南乔还要多。

    本以为永远都不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,但这一天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那个人能不能承受的住?

    他的目光盯着岑溪,一片柔和,更多的是同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岑溪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南乔,“你随便编个故事就想诋毁我吗?我是嫡出皇子,拨乱反正名正言顺,宇文墨他就是个卑鄙小人!乔乔,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,你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呢,就这么急着背叛我吗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现场再次震惊!

    明显感觉到被挟持的姬无煜气息变化,南乔浑身一颤,心肝都颤抖了起来,她气息不稳,像是被戳中了什么痛处,就像是见不得光的老鼠,一股羞怒涌上脸颊,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反应,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慌乱什么。

    她确实怀了孩子,但孩子不是岑溪的,更没有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本想解释,可这个时候,解释又算是什么,她向谁解释,又在在乎谁的感受吗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她懒得多费口舌。

    从做出那个决定开始,就没有回头路了,纵使万劫不复,她也要不惜一切将岑溪一起拖到地狱,然后救出哥哥。

    越是这个时候,她越是要保持冷静,南乔对他的话表现得毫不在意,

    “溪,要我帮你问问吗?看看你这么多年的努力究竟是不是一场笑话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岑溪咬牙切齿道,“我不与你争论,胜者为王败者为寇,你以为你三言两语就能让我相信?呵~你跟了我这么久,看来还不是很了解我啊,乔乔,这一次你真是触犯了到我的底线,我要让你真正记住,背叛我要付出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这里,我比你们熟!”不知何意,他的笑容变得阴狠。

    原本看似已成定局的场面再次发生逆转,风云变,浑浊的空气压抑的人的心脏,让呼吸都变得艰难,面前的场景让人头晕目眩,好似就连宫墙在发生着什么变化,时而清晰,而是模糊,就像是生在一处封闭的空间,四周的环境在逐渐改变,所有人开始陷入恐慌之中,如此熟悉的场景,让南乔脑海中浮现出红云寨的那次场景。

    阵?

    没有树木的地方也能让人布置阵法,这一次的阵法似乎比那一次都要厉害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明明天都亮了,怎么突然多出这么浓的雾气啊?”

    “保护皇上,快保护皇上啊!”又太监的声音从浓雾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局面全乱了,所有人都成了无头苍蝇,惊恐逐渐在每个人心里滋生。

    南乔分辨方向,声线却又变成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鬼阵!”

    身侧被她挟持的人吐出两个字来,南乔这才发现,三米开外的人都看不到了,除了身边的他还在,其余人只能听到说话声音,但声音又明显不是一个地方传来。

    像是斟酌了几秒,她最终开口问道,“你能破?”

    姬无煜沉默片刻,并未答话。

    南乔收回挟持他的兵器,“对不起!”为挟持他的事道歉。

    姬无煜脸色更加难看了。

    南乔咬了咬唇,什么也没说,最终转身朝他相反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在这个阵中,就像是个迷宫,怎么走也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不会追上来,身后却传来他的声音,“南儿,你一个人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南乔止住脚步,头也不回,“做我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想我吗?”身后之人问道。

    南乔愣了下,片刻后吐出两个字来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犹豫后才回答,其实你心里一直都爱我的吧?”他的手从身后揽上她的腰,“既然还爱着我,为何不说出来,说出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南乔微微皱眉,迅速将他的手拍掉,回头的瞬间她另一手中的兵器已经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与姬无煜那张惊人相似的脸,她冷冷质问道,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那兵器从他身体中射穿,那人顿时化作云烟消失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乔乔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一旁,岑溪出现,他手中抓着一人,这人并不是别人,而是南牧笙。

    她仔细的判断着真假,却听到岑溪冷笑的说道,

    “乔乔,这雾气可以让人进入幻觉,将心里的渴望引出来,刚刚你在幻觉里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岑溪,真的是他!

    那他手中拧着双眸紧闭一脸沉睡的哥哥,像是进入了幻觉当中,嘴角还挂着甜蜜的笑意。

    她掌心浸出冷汗,“放了他!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会让你付出代价,既然宇文墨跟你在乎的是同一个人,那么只有他死了,你们才会痛不欲生,想想,就觉得有趣!”他阴险的笑了几声,将手中的软剑贴到南牧笙脖颈上。

    南乔咬着牙,她已经失去了慕白灼这个好朋友,不能再让哥哥出事。

    “放了他,我什么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顿道,“乔乔,我不会再相信你,你如此绝情的诋毁我,不给你一点教训,你是不会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剑很锋利,稍稍一紧便看到南牧笙的脖子上皮破,一道细微的血痕渐渐扩大,让南乔心尖儿控制不住的颤抖,

    “住手,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,岑溪,求你住手!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求我了,嗯?刚刚不是还想要杀了我吗?”他很享受她慌乱时的表情,是那么楚楚可怜又那么可恨,她怎么能帮着外人来对付他,尤其是他最讨厌的人面前对他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“放人!”就在此时,岑溪身后突然出现一人,他的黑色长剑已经指着岑溪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姬无煜。

    南乔再次看到他时心里咯噔一下,岑溪不以为然,勾起唇角,阴阳怪气的说道,

    “就算你懂阵又如何?在这里面,我才是阵的主人,姬无煜,你以为你能活着走出这个阵吗?”

    “放人!”他再次重复这两个字,明明很平静的语气,却让人感觉他周身的威压气息。

    “阿笙,阿笙你在哪儿?”宇文墨的声音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岑溪偏着耳朵听清了那声音,勾起唇角,“本以为所有人都会陷入幻觉,没想到还有人清醒,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呢!”

    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,岑溪顾不上他们,说完身形一晃,带着南牧笙消失在南乔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岑溪,放了我哥哥!”南乔对着漫天的白雾喊道,却再没有岑溪的回声。

    南乔暗自着急,与姬无煜对视一眼,一句话也没说,不约而同的去追那道残影。

    刚追出几米,姬无煜便伸出剑将她拦住,“我们现在看到脚下的路都是假的,若是行差踏错一步,可能下一步面前的路就是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南乔点点头,她很想问他破解之法,可最后还是没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这阵中的香味古怪,散发着蛊惑人心的东西,一不小心就会沉睡陷入幻觉之中。”他解释道,“鬼阵并非有鬼,而是阵中的环境有些像鬼打墙,怎么走都不会走出去,但只要找到阵眼,应该就能破了这阵。”

    “香味?”仔细嗅嗅,确实有让人昏昏欲睡的香,她似乎在岑溪调香的房间里闻到过,“你有把握找到阵眼吗?”

    姬无煜摇摇头,“我找过,只是这香就算用内力抵抗还是有些作用,就算我们现在没陷入幻像,可是在这里呆久了,迟早会再次陷入幻象。”

    南乔扯下身上的香袋,“有火折子吗?”

    姬无煜从身上摸出来,两人话不多,却是出奇的默契配合,他将火折子一吹,顿时燃出一丝火苗,南乔将香袋放到上面烧了片刻,一股浓烈的香味飘出来,将原本空气中淡淡的香味掩盖。

    两人一同往前小心翼翼的走着,沉默片刻后,两人不约而同的开口道,

    “先找皇上!”

    “先找皇上!”

    南乔有些尴尬,说道,“岑溪抓住太子哥哥,一定就会去找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依旧如从前般不爱说话,简单的应她一声后他突然说道,“小白的事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南乔心上又是一抽痛,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紧抿的唇微张,微微垂下的睫毛将瞳孔盖住,“怪我!”

    他安慰道,“不必自责,想必他也不想看到你为他伤心难过的样子!”

    南乔还是觉得心中闷着一口气,呼不出来也压不下去,小白的死清晰的印在脑海,她根本无法释怀。

    她将忧伤独自潋藏,本想问雪山一事,又想起那些日子他活着却不来找她,突然问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姬无煜正要说什么,就被另一边传来的声音打断。

    “放了阿笙!”

    是宇文墨的声音,南乔和姬无煜闻声一同往那处走去。

    岑溪笑了笑,“叫那么亲密,没想到铁石心肠的四哥也有柔情的一面,还真是难得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不就是想要皇位吗,放了阿笙,朕什么都可以给你!”宇文墨毫不犹豫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