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286章属于他的拿回来
    送走张名扬后,南乔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张名扬她是信得过的,虽然之前一直因为身份的事情有些不问世事,但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距离慕白灼成亲已经过去半个月,原本还算安宁的长安城,这日传出流言蜚语,大致是说慕白灼和柳妃烟外出时遇到了刺客,让人意外的是,刺客不是别人,正是丞相府的幕僚。

    那幕僚扬言喜欢柳三小姐很久,还未追求到,柳三小姐便嫁给了别人,所以一怒之下,幕僚对慕白灼动手,却反被慕白灼拿下。

    严刑拷问下,幕僚的身份也浮出水面,东郡王被刺杀这件事怎的不知道就被皇上知道了,这不查不知道,一查竟查出幕僚乃是别国奸细,连身份都是伪装的,而丞相之前还一味提拔他。

    最后,幕僚竟招认是丞相故意帮他隐瞒身份,坐实了丞相勾结他国之言,还拿出了部分勾结的证据,让一向能言善辩的丞相愣是一句话也辩驳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即,宇文墨便下令将丞相关押,除了出嫁的柳妃烟,其余人全部押入天牢,这是丞相府第二次抄家。

    正当朝堂因丞相之事陷入动荡之际,刚刚参加科举考试的百余人中,有几名脱颖而出,颇受宇文墨赏识。

    午后的茶楼里,十分静谧,南乔亲自为张名扬煮了杯茶,放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这次几个人中,你的文章最拔尖,得到了不少大臣的赞赏,明日就是殿试,过了明日便可以松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名扬端起面前那杯茶,轻轻品了一口,“殿试我并不担心,明日一定不会叫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南乔对他多了几分欣赏,“此次你考取功名全靠本事,你家族并未出多少力,殿试过后是时候将大权握在自己手中了。”

    张名扬微微点头,“嗯,你想让我怎么做,我便怎么做!”

    一天很快就过去,次日,南乔正把玩着手指上的莲花戒指,那紫色越来越浅,她能感觉到自己对岑溪明显没那么依恋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天过去了,她私下寻找过影,却连他的踪迹都没寻到半分,这个人,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不一会,侍女急匆匆的进来,“南主子,张公子...未中!”

    南乔猛的回过神来,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侍女说道,“今早,张公子的马车经过官道的时候,马惊了,将张公子摔下马车...”

    侍女还没说完,南乔便起身快速出了门,去了张府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名扬头上缠着纱布正躺在床上,见到南乔赶来他连忙支撑着上身起床,却被她一个动作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还未开口说话,张大财听说南乔来了带着其他两个儿子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“南主子,哪阵风把您吹来了?”他异常的热情下掩饰着心虚,根本不敢与南乔对视。

    南乔瞳孔微眯,松开按着张名扬的肩回过身去,眼神直逼几人,她冷声对身边的侍女下命令,

    “来人,去查查今早那辆马车!究竟是意外,还是人为或是畜生...我一个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张大财几人闻言,浑身一震,额头上冒着冷汗,他身侧的手往身后微移,手势暗示着身后另外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另外两人见状,立即露出一脸关怀的笑容走到张名扬的床边,嘘寒问暖像是亲切的兄长那般。

    一幅兄友弟恭的场景呈现在南乔眼前,再看张名扬的表情,明显是僵硬的应付。

    张大财此时也让丫鬟端来一些补品,亲手接过那滋补的汤药,“扬儿啊,先把这汤喝了,否则过会儿该凉了!”

    南乔微微退到一边,冷眼看着这场闹剧。

    片刻后,侍女进来,将掌中的东西摊开,又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,南乔微微点头,扫了一眼那边的几人随即冷声道,

    “别装了,三公子第二天要殿试就马惊了,哪有这么巧的事,你们以为三公子好拿捏,连钉在马蹄上的钉子都懒得取下来,还真是明目张胆啊!”

    几人滴溜溜的眼珠转动着,眼看就要瞒不过,他们哪里会知道南乔这么关心张名扬,亲自上门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“南主子,也许是那马不小心踩到的...”张大财心虚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南乔眼神逼近,“为了其他两个儿子就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了?”她随即冷笑一声,话里有话道,“不就是想让你其他两个儿子有做官的机会吗,放心,我让你这三个儿子都做官,绝对光宗耀祖,光耀你张家门楣!”

    张大财万万没想到南乔会这么说,看着南乔又不像是在说假话,他一时间还真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应承她,“这...这...”

    他现在是又激动又害怕,还有点不可置信,怀疑南乔在试探他还是别的。

    南乔微微一笑,眼神却让人不敢直视,她收起刚才的冷漠,温言道,“你为溪做了那么多事,不看僧面看佛面,怪只怪溪之前给的机会太少了,你为其他两个儿子谋划也是在情理之中...”她微微停顿,将眼神停留在其他两人身上,眉梢微挑,“三天内,我一定让你其他两个儿子做官如何?”

    张大财一听激动不已,连忙问道,“南主子说的可是真?”

    “我又何时说过假话?”南乔反问道。

    张大财几人不敢质疑,连忙跪下磕头谢她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...”南乔又开口道,“三公子这次受了伤,还耽误了殿试,后面的事情我还得费一番功夫,只要你将手中长安城店铺的所有事务交由三公子,这次的事我便不再计较!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张大财犹豫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非要我跟溪说过后他亲自来给你下命令不成?”她语气中明显有威逼之意。

    “一切由南主子说了算!”

    此刻张大财想的是,只要能让他其他两个儿子都做官,以后好处多得是,生意上的事暂且放下也不亏,张名扬不过是一个庶子,他哪里有经验,到时候就等着迁怒岑溪,到时候他还能从懦弱的张名扬手中把权利抢回来。

    南乔勾唇一笑,“天黑之前,这件事若没落实,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属下这就去办,这就去!”说完这句,张大财带着大儿子和二儿子仓促退下。

    房间里安静了许多,南乔走到张名扬边上,“好好养伤,以后张家的一切就由你来接手了。”

    张名扬苦笑一声,“又让你看笑话了,我从小.便是家里最不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她手放在他肩上,目光坚定地说道,“以后,你便是唯一一个继承张家一切的人,张家非你不可!”

    张名扬不太懂她这句话的意思,不过既然是她说的,那他便没有不信的道理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两天,便验证了南乔的话,父亲把所有权交到他手上后,大哥和二哥被人带走净了身送进宫里当宦官。

    父亲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样,结果当天便气吐血了,躺在床上一病不起。

    后来又过了几天,宫里传来消息,大哥因为得罪了上面的掌事太监,被打了五十大板,直接瘫痪了,而二哥因为调戏宫女,色心不改被宫里的娘娘下令绞杀,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,张家唯一的儿子只剩他了。

    张名扬静静地听着小千禀报着近来的事情,眼里并未有任何情绪波动,他一口闷完手边几乎放凉的药,眼神变得坚定起来,“两位兄长犯下之事皆让家族蒙羞,传我令,丧事不必操办,买两副棺材安排下葬即可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听闻此事痛心疾首的张大财便在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,“你...你这个不孝子,你娘是个卖唱的贱人,平时就跟男人眉来眼去的,还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别人的种,这些年来,老子给你吃给你喝,结果养了只白眼狼啊!早知道是这样,当初老子都直接摔死你,也免得你鸠占鹊巢,祸害张家!要不是因为你这个贱种,你的两个哥哥也...”

    张名扬冷眼的看着张大财的指责,比任何时候都要冷静,

    “父亲这话错了,您若看不上我娘,就不该纳她入府,更不该纵容您的夫人将她活活折磨死,你既在乎她的过往,又贪念她的美色,得到后又不珍惜,就连我...要不是有些利用价值,你会留我一命吗?”

    他停顿几秒,自问自答,“你不会,小时候若不是祖母庇护,将我养在身边,我早就被您打死了,祖母前两年刚走,您就迫不及待的让人给我下蛊,利用我赚取您的贤名又能让龙爷觉得您忠心,父亲可真打的一手好算盘啊,当时若不是孩儿命大,遇到世子殿下和她,如今早就成为一具枯骨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...!”张大财惊恐的看着他,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聪慧的张名扬,“你怎么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张名扬唇角勾起,自顾自的低头嘲笑,“是啊,其实父亲您做什么我都知道,可我偏偏还抱着一丝幻想,想着我与父亲血浓于水,迟早有一天您会像对两个兄长一样的对我,可惜...”

    以前的他只想藏拙,低调的过日子,为的是不想太冒尖惹上两个哥哥,否则得到的只是一顿训斥和惩罚。也不想惹父亲不高兴,因为只要他稍微表现出色一点,父亲的脸色就很难看,甚至不让他继续读书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是时候将属于他的东西拿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