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98章 解除桃花居合约
    南乔皱起眉,眼下能帮她的只有红菱了,于是她点点头,“你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红菱回头示意,“小姐快去找王爷吧,想必他跟那些大人在灵堂那边。”

    南乔默不作声,而那边却传来如意得意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此时的吉祥并未晕倒,却在痛苦的边缘徘徊,脸上血流不止,让人看了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如意轻巧的说道,“李吉祥?要怪就只怪你名字取得不好,你说你取什么名不好,偏偏要压我小名一头,唉,如今成了这副模样也不能继续做丫鬟了...算了,砍了手脚埋在花园里做花肥吧!”

    纳兰素茹恨红了眼,却拿她无可奈何,她这个三小姐,竟连吉祥一个丫鬟也保不住!

    如意忽视她仇恨的目光,慵懒的叹了口气,“今天死的人够多了,把三小姐关进柴房,等过了这阵子,还要把她嫁出去呢,这么好的联姻可别浪费了!”

    话落,猝不及防一脚踹来,直接踹到如意胸口,将如意踢了个四脚朝天,直接阻止她在继续祸害李吉祥。

    这里原来的宾客早就被如意疏散,并无其他闲杂人等。

    红菱一身红衣飘起,格外刺眼,缓缓落在如意身前两名距离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手中拳头处的关节发出咯吱的声响,“放了她们!”

    红菱并未易容,她的出现让如意意识到谁来了,她少了些往日的畏惧,被人扶起来后竟多了几分傲气,

    “原来是红菱姐姐,你不在王府伺候小姐,跑到我这儿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如意一改刚才恶毒的嘴脸,笑容比谁都纯粹自然,似乎忘了刚刚被红菱踹翻一事。

    “少跟我来这套,这两个人我要带走,识相的赶紧放人!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没办法,红菱也不会自作主张这么做,这样明显是会给主子惹麻烦的,不过她既然选择做了,就断没有打退堂鼓的道理。

    如意不慌不忙开口道,面部依旧保持微笑,

    “这两人其中一人是侯府三小姐,一人是丫鬟,这丫鬟嘛看在以往咱们的交情上送你便是,但三妹妹嘛...还有婚约在身,不能让你带走!”

    “若我非要带呢?”

    红菱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两柄血红色的短刀,在袖子的隐藏下若隐若现,锋芒毕露。

    如意勾唇一笑,似乎早有所准备,她轻拍三下手掌,

    “有刺客擅闯忠勇侯府,拿下!”

    话落,不远处的屋檐边树影晃动,一道残影一闪而过,速度快如闪电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秒,红菱立即反应过来,手中的红色短刃接过那残影一刀,迅猛的攻势,处处是快的看不见的杀招。

    只见一黑一红的两道残影很快就进入激烈的打斗,如意缓缓退到一遍,对丫鬟们呢说道,

    “府上来刺客了,去告知父亲一声!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!”丫鬟应承道。

    渐渐地,红菱便处于那黑衣人的下风,如意满意一笑,忍不住自言自语道,

    “果然,还是桃花居靠谱,随随便便派个人来,都那么厉害!”

    柳树下的南乔并未离去,本以为红菱出马事情会很顺利,没想到如意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似乎,这一切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,如意究竟想做什么,就连南乔也猜不到。

    如意见黑衣人久久不能拿下红菱,心里有些着急,恰好此时眉青、木秀经过,问及缘由后,如意便命令两人上去助黑衣人。

    一开始眉青、木秀还有所犹豫,可近来如意与自家小姐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,就不由得她们不听从了。

    三人联手,红菱必败无疑,受了一掌后的红菱伤的不轻,捂着胸口后退几步,一口鲜血忍不住从口中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意见状,没让几人再动手,红菱可是姬无煜的人,她防卫误伤都好说,万一杀了红菱...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,打退她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红菱姐姐,你是客人,客人就该有客人的样子,怎的随意与主人动起手来?”

    红菱面色严肃的盯着她,“如意,你少来这套!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啊,你贴身保护小姐,小姐呢?她人在哪?”如意望了一眼四周,又将目光回到红菱身上。

    红菱虽然受伤,但气势不弱,“你还有脸提小姐,若你有半点念及与小姐之间的情谊,就不该如此狠辣对待以往小姐身边的人!”

    如意轻笑几声,“李吉祥吗?不过一个低贱之人罢了,又怎配小姐挂念一二!”

    红菱冷眉一凝,语气冰冷,“废话少说,今日我便替小姐教训你!”

    眉青、木秀立即挡在如意身前,与红菱再次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如意余光扫在黑衣人身上,压低声音,“南乔真的来了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应道,“主人的消息从无半点差错,你只管按计划行事!”

    如意目光平静的望着那处打斗,目不转睛,似乎觉得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而她的嘴里此刻却说的另一件事,“事成之后,解除与桃花居的合约,另外城北那块地给我就行!”

    “主子一向言而有信!”黑衣人说道。

    如意眸光微微眯起,“那就好,南乔一向重感情,只要重伤红菱,她一定会站出来的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黑衣人指尖早已夹好的飞镖射向红菱,眉青、木秀仍缠着红菱,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一颗石子打落那飞刀。

    南乔从柳树后缓缓走了出来,她眸光平视前方,端得是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。

    红菱那处还在打,南乔抽出腰间的追影甩了出来,一个旋转‘飞刀’轻易间便为红菱解围,紧接着她隔空一抓,锋刃追出去的追影又回到她手中。

    如意刚开始见到那张脸时,明显愣了下,可当她看到那双伶俐的眼睛时,她便知道,这人就是南乔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用了易容术,果然,如桃花居说的那般,她会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意微微行了个常礼,如同往日待南乔一般尊敬,“小姐,今日府中丧事,实在不宜打斗,你还是赶紧劝红菱姐姐住手吧!”

    “如意,别做戏了好吗?”南乔眸光犀利,“把人交给我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小姐,看在我们以往的情分上,我可以让你带着红菱姐姐离开,但...”

    如意眸光扫了纳兰素茹一眼,语气冷绝道,“她不行,若是放她离开,谁来与兵部侍郎联姻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非要将人带走呢?”如今只有控制如意,逼她放人才行。

    于是南乔握着着手中的追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眼看就要到南乔身边时,黑衣人手中红色的短刀迎了上去,挡在了如意面前。

    红菱那边被眉青、木秀缠得脱不开身,而南乔又被黑衣人缠斗住,一时间无暇顾及其他,只想将其制服。

    黑衣人武功极高,快如闪电,南乔几次都没能制住他,就在南乔追影刺过去的瞬间,黑衣人突然身子一避。

    下一秒,南乔手中的追影来不及收手,直接刺.进一处棉麻白色的衣衫里,鲜血顿时从追影刺入的位置晕染开来,那片鲜红越来越大,像极了一朵开的正艳的红梅,耀眼而刺目。

    粘稠的血滴答滴答的顺着追影的锋刃滴落在地,就在众人纷纷赶来之时,看到的便是南乔手中的追影刺中如意胸口的景象。

    此时的黑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,如意口中鲜血溢出,她抬起眸子,不可置信的看着南乔。

    南乔也愣住了,反应过来后本能的抽出追影,可此时的如意已再无活命的机会。

    见如意要倒,南乔手中的追影掉落在地,她伸出手将摇摇欲坠的身躯扶住,随着如意身子下滑缓缓蹲下,让如意靠在她的怀中,

    “如意,你怎么样?我不是故意的,我...没有要真的杀你!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真的,即便如意再过分,南乔都没想过要真的杀了她,她只是想着拿住她,逼她放人的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如意口中的血还在往外大量溢出,胸口的痛楚让她的脸看上去十分扭曲,但她看着南乔的眼神里充满复杂,最终艰难的说道,

    “对不起...原来,竟是这样解除与桃...”话未说完,她眼里的不甘渐渐黯了下去,脑袋一歪,便断了气。

    “如意!如意你醒醒!”南乔摇晃着怀里的人,可怀里的人早已没了气息,根本不会给她一丁点回应。

    “如意,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这么做,为什么你要逼我,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杀你...”

    直到最后,她的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连自己都听不到了,只听到四周的嘈杂声和质疑声,还有喊打喊杀要她杀人偿命的呼声。

    “忠勇侯府真是造孽啊,老夫人前脚刚走,小世子就死了,紧接着姚姨娘也死了,现在就连二小姐也惨死,唉...”

    “太可怜了,这凶手该抓起来绳之以法!”

    “忠勇侯府真是流年不利啊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南乔还沉浸在情绪中时,已经快速脱身的红菱抓住她的肩,似乎比谁都着急,

    “小姐,快离开这里!”

    南乔回过神来,还未有所动作,纳兰光耀便带着几名朝堂上的官员匆匆赶来,其中姬无煜也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