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92章 你我狼狈为奸
    “姬贼、妖女,你们不得好死,你们...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之后,此人的手筋被侍卫挑断,紧接着另一只手的筋也被挑断,手腕上顿时一片鲜红的血痕,南乔一个眼神,那两名侍卫便停了下来,她补充道,

    “听闻大邺犯事者会牵连整个家族,我不仅会让你生不如死,还会让人查找你家人的下落,只要与你沾亲带故的,纷纷处以极刑!”这便是连坐。

    南乔一字一顿的威胁着,口齿伶俐的她,似乎并不像一个四十岁的女孩那般天真,而是一个心智城府极深的狠辣女子。

    “妖女,你不得好死!有本事你就去查啊,你...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南乔轻灵般的笑声打断他的话,与此血腥的场面形成一种极其强烈的对比,她笑完后说道,

    “你如此不在乎你家人的死活,看来你不是长安城的人。”

    话落,南乔懒懒的挥挥手,恢复到平静无波语气,“另外将他的眼睛一并挖了喂狗,其他人观赏完后放他们离开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她搂着姬无煜的胳膊,抬眸对他眨眨眼,

    “要做坏人也有我一份,以后我们狼狈为奸!”

    姬无煜被她这句话逗乐了,“好!”

    下一秒,他将她打横抱起,不是朝驿站走去,而是朝自己的马走去,将南乔放到马背上后,姬无煜也翻身上马,骑在南乔身后,

    “以后,住王府,我保护你!”

    他温热的话语扑在耳后,南乔觉得有些痒痒的,往边上躲了躲,

    “诀哥哥,我还有些东西在驿站,还有一条狗。”

    他轻笑一声,“我会叫红菱去办,至于狗,王府也是你的,想养咱们就养着!”

    南乔“嗯。”了一声后,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突然,她扭过头去迅速的在他下巴轻点了下。

    温热的吻还不等他细细感受,她便已经转过头去,看样子像是害羞了。

    姬无煜唇角勾起,明显是笑了,一扬马鞭,他匆忙的策马离开了这里,带着南乔直奔王府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岑溪垂在双侧的手指微微弯曲,最后紧紧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身后响起寒少枫的声音,“杀了他,夺回来!”

    岑溪重新扣上那具金色面具,目光森冷的望着消失在街道尽头的那个黑点,“姬无煜,我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南乔回到我身边,成为我的女人,不知道...这会是一种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两个月后,前线消息再次传入长安,此战大邺节节败退,南晋攻势反常迅猛,短短时间内便已经拿下盂县附近的城池十余座城池,盂县岌岌可危,眼看就要成了南晋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原本就动荡的朝堂纷纷向宇文墨谏言。

    “皇上,此战南晋十分迅猛,对方主帅乃是从未听闻的秦简,此人不知从何处而来,神出鬼没,用兵如神,恐唯有平定王能与此人一战呐!”

    “是啊皇上,一般大将恐怕不是这个奸诈秦简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老臣推荐平定王出战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老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老臣也附议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下面全是一片附议之声,宇文墨眉头微皱,将目光微微瞥向最前方不动声色的姬无煜。

    “此事容后再议,退朝!”最终,宇文墨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朝堂上一片叹息之声,宇文墨离去后,众臣还是行礼后陆续退出朝堂。

    姬无煜刚踏出门槛,安公公便来传皇上口谕,让他独自一人去御书房商议要事。

    御书房内,宇文墨开口道,“无煜,这件事除了你,还有谁出征更为妥当?”

    宇文墨不是不愿意让姬无煜出征,只是这样一来,长安城内那些蠢蠢欲动的潜伏者便会借此机会坐收渔翁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觉得,此战是冲着臣来的,所以应当由臣带领大军出战!”姬无煜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宇文墨当即拒绝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为何不可?”姬无煜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走,长安城内势必不会安稳,朕怀疑一件事。”事到如今,宇文墨也不得不提出多日以来的疑虑了。

    姬无煜不说话,等着宇文墨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宇文墨揉了揉太阳穴,“这些日子,朕总觉得有个人还没死,他一直活着,或许,就在长安城。”

    姬无煜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,解释道,“当年二皇子、五皇子、六皇子皆是臣亲手斩杀,已经验明正身,绝不可能活下来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?”就连宇文墨也犹豫了,他没有证据证明有人暗中操纵,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妥。

    “宗室之人如今除了七贤王外,其余王爷并无实权,对皇上您半点威胁也没有!”姬无煜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...皇上是担心七贤王?”

    姬无煜总觉得宇文墨还有事瞒着他,只是他与宇文墨乃是合作关系,很多事宇文墨不告诉他,他也不会主动相问,虽然宇文墨为了当年巩固势力与他结拜,但还没有到交心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不会!他不会背叛我!”这里的他指的是七王宇文跋,宇文墨如此笃定,就连姬无煜也看不穿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,皇上就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未见宇文墨如此生畏,难道当年真的还有漏网之鱼?

    否则,黄金案一事又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不!你先别出战,朕下令让东郡王领兵前去,想必以东郡王的实力对付那个秦简绰绰有余!”宇文墨说道。

    姬无煜想了片刻后,吐出了四个字,“如此,也可!”

    姬无煜离开后,宇文墨又传来安公公,“凤凰和棠儿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安公公不敢抬头,“回皇上的话,殿下和小殿下一直下落不明,奴才已经派了诸多高手四下搜寻,可仍无半点线索!”

    宇文墨皱眉,“只希望不是凤凰刻意躲着朕的人,否则还不知会出什么事,但愿他没出事便好,若是这次他能回来,朕或许...”他欲言又止,最终无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桐临镇内的一处别宅外,一辆马车缓缓停了下来,在路边上,寒少枫和姹紫早已等候在那处。

    岑溪下了马车后,便朝两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上次姬无煜带着南乔到小小的桐临镇,究竟是所为何事可有查清?”

    姹紫抱拳,“属下暗中查探,发现那日所有的客栈姬无煜都未曾住过,而且通过那些宅院的主人来看,也没查出可疑之人,属下办事不利,还请龙爷处罚!”

    岑溪微微眯了眼,像是自言自语那般陷入沉思,“那他带着南乔究竟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寒少枫插上话来,“或许他们只是经过桐临呢?”

    岑溪缓缓道,“不!若是经过桐临,便会有出城的迹象,我们的探子不敢跟他太紧,否则便会被他发现,而城外的探子并未有他们的踪迹,这就证明,他们确实就在桐临这里,再好好去查!”

    “岑溪,我倒是有个建议,你要不要听?”寒少枫神秘一笑。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!”岑溪最讨厌卖关子的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那天南乔跟姬无煜在一起,想必她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如你直接问问你的小心肝不就明白了。”寒少枫勾唇一笑,目光朝宅子里扫了一下。

    岑溪冷冷的盯着他,“里面的人我有大用处,暂时还不能用他威胁南乔,还有,若你敢打他的主意,我不会再留一丝情面!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,我哪敢有别的心思,这次来是告诉你一件事的。”寒少枫顿了一秒后继续说道,“宇文墨派了东郡王迎战,这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岑溪眼位一挑,“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,他已经察觉到一些不寻常,肯定不会轻易让姬无煜离开长安城,纳兰光耀被削了兵权,如今能用的只有东郡王了,这样一来,正中我下怀,有些用不上的人...是该铲除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还一直想办法拉拢东郡王吗?怎么...”寒少枫实在看不懂岑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要怪只能怪慕白灼了,既然他不能为我所用,我便不会让他成为我道路上的阻碍!”

    话落,他经过寒少枫身边大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寒少枫看着岑溪的背影,目露欣赏之意。

    一旁的姹紫忍不住开口,“主子,你能看出他究竟想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些年就连我对他所知也是一星半点,但他的野心昭然若揭,对大邺志在必得,我就想不明白了,囊中之物的卫国他都看不上,对咱们大宣也不感兴趣,唯独执着于大邺,还真是想不通这其中之意!”

    寒少枫难得开口说这么多,带着疑惑的姹紫又问,“那主子觉得,他是不是大邺皇室之人?”

    “两年前大邺夺嫡之时腥风血雨,有权有势的几位皇子皆死于姬无煜的手里,若他真是皇室之人,似乎不太可能,据我所查,岑溪从小是在卫国长大的,与大邺并无任何关联。”

    姹紫不再多问,抱了抱拳下去继续去查岑溪安排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姬无煜回到王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怜香宫,进门之前,他摘下面具,露出宛如神人的天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