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86章 过来我抱抱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唇就被南乔用嘴封住了,这次是她主动,因为站在石头上不费力,她尽兴的吻着他,本以为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里,却还是在后面,成了他来主导。

    “阿诀,原来你们在这儿?”

    梅三娘不适时的出现让两人难舍难分的吻结束。

    姬无煜明显有些尴尬,而南乔却跟没事人一样,抿了抿唇,从石头上下来。

    还以为又是来找茬的,南乔重新腻歪的挽起了姬无煜的胳膊,就像个粘人的小媳妇一样。

    “梅姨。”姬无煜客气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梅三娘目光在南乔身上扫了一眼,眼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鄙夷,她不着痕迹的将眼底的情绪掩藏,笑着说道,

    “你昨日太晚回来,姨也没跟你说上话,所以今日姨包了些饺子,请你和这位姑娘一起去吃。”

    一听姬无煜喊对面这人梅姨,南乔便以为又是长辈,之前姬无煜也没说梅三娘与菁华的关系,于是她松开姬无煜的胳膊,明显收敛了些。

    这个点,梅三娘的出现刚刚好,姬无煜和南乔一早出来,本就没来得及吃饭,加上梅三娘如此盛情相邀,姬无煜转过脸来询问南乔,

    “南儿,要不要吃点?”

    南乔笑着说道,“梅姨如此客气,倒叫我们不好意思了!”

    梅姨的脸依旧保持着笑意,眼神却时不时的扫过南乔的身上,热络的走上前来拍了拍她肩膀,

    “走,尝尝梅姨的手艺如何?”

    这样的语气,倒像是一位慈祥的长辈那般。

    既然是姬无煜言语客气的长辈,她倒也不反感梅姨的故意亲近,于是说道,

    “谢谢梅姨!”

    姬无煜看着两人的背影,眼里闪过一丝戒备之色。

    简单的木屋子里,南乔和姬无煜一起坐在长凳上。

    梅姨去厨房端了两碗饺子出来,“阿诀小时候最喜欢吃我包的饺子,南姑娘尝尝看合不合口味?”说着,她将其中一碗饺子放在南乔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梅姨!”

    南乔筷子刚夹起碟子里的饺子,姬无煜嘴便凑了过来,“喂我!”

    南乔有些无语,还是将饺子喂到他嘴里,“下次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他眯起眸子,一口一口的吃着她喂的饺子,南乔被他奇怪的目光看得有些想逃,胡乱的在碗里夹了几下也没能再夹起来,就像是那饺子跟她有些过不去似得。

    “拿得起筷子吗?”他戏谑勾唇,拿起筷子,“诀哥哥喂你!”最后几个字,已经沾染了不可忤逆的强势,让她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梅三娘只是笑了下,并未开口,识趣的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出来的时候,两人都已经趴倒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阿诀,对不起了!”说完,她将姬无煜扶到里屋。

    里屋里,菁华早已等在那里,她连忙从梅三娘手中扶过姬无煜,眼里闪过一丝狠意,

    “母亲,我已经叫来了杨天,他就在后山等着,咱们正好可以把那丫头送他!”

    梅三娘闻言身子一僵,“菁华,你疯了!我只答应帮你完成心愿,可没让你害那姑娘!”

    菁华目光冰冷,“可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有她在,我就没办法让阿诀多看我一眼,反正事情已经做到这一步了,要做就做绝一点,断了阿诀的念头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”

    梅三娘还想说什么,就被菁华打断,“没什么可是的母亲,你放心,杨天一直爱慕于我,对我的话言听计从,这次的事他不会说出来,到时候他还会将所有事情揽下来,我们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...”梅三娘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母亲,你说过要帮我的,这是最好的办法,等杨天玷污了那丫头,阿诀还会喜欢她吗?到时候你再请来大当家为我做主,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阿诀的正妻了!”菁华咬着牙催促着梅三娘,“母亲,若连你都不帮我,我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

    梅三娘终于下定决心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离开时,梅三娘将房门掩上,菁华看着梅三娘离开,连忙将姬无煜扶上床,火急火燎的开始脱自己的外衣...

    后山隐秘处,梅三娘将南乔悄悄扶到那处,一魁梧黝黑的汉子从树下走了出来,正是杨天。

    “梅姨!”

    梅三娘叹了口气,“人交给你了,以后成为你的女人,好好对她!”

    杨天接过昏迷不醒的南乔,抬头望望天苦笑一声,“这次之后,二当家醒来,我怕是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!”

    梅三娘有些过意不去,“都是菁华太过执着,这件事拖累了你,你若不愿...”

    “是我自愿的,看着菁华痛苦,我也很难受,只要能帮到她,我便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!”杨天目光坚定不移,扶着南乔转身去了山洞。

    梅三娘叹息一声后,最后还是去找大当家和众人来见证了。

    山洞里,杨天将南乔放到石床上,眼里闪过一丝惋惜之意,“姑娘,并非我杨某人见色起意,只是我想让菁华得到她想要的幸福,只能对不住你了!”

    “你的爱还真是伟大,她要别的男人,你就将她送到别人的床榻上?”

    少女的讥讽声回响在整个山洞,杨天伸出的手还未碰到她的腰带,便本能的缩回了。

    此刻石床上的少女美眸突然睁开,弯弯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,明明是明眸皓齿的美貌少女,却让人背脊生出一阵阵寒意。

    杨天居然被她淡定的气势震了一下,不自觉得后退一步,

    “原来,你一直在装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南乔坐起身来,摸了摸手腕上的银铃手链,睫毛掀起,露出黑的发亮的瞳孔,“我很佩服像你这种为了爱情可以牺牲自己性命的人,只是,凭什么你的爱情就要别人付出代价,不觉得太自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...!”杨天第一次觉得这个年仅十五岁的小丫头气场很足,在她面前,他竟莫名的胆怯起来,可是一想到菁华...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犹如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

    容不得他多想,杨天咬咬牙,“小丫头,我答应过菁华的事就一定要做到!既然你醒了,那咱们就醒着把事做了吧!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...?”南乔眼角微挑,无声的笑了。

    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山壁上面有两人。

    南乔远远便看到一大群人在梅三娘的带领下朝木屋赶去,这次梅三娘也顾不得了那许多,只要她的女儿能成功嫁给姬无煜,面子又算的了什么!

    “南儿,过来我抱抱!”

    她闻声回过头去看姬无煜,此时他正对她勾勾手指,有些懒散的靠在树杆上,一袭黑衣迎风飘逸,像极了高高在上的邪神鬼魅,却压不住他本身的俊美迷人。

    神一样的少年,说话却邪肆不羁,像个妖孽一样的蛊惑人心。

    南乔定了定神,走了过去,却与他保持一米开外的距离,她环抱双手,笑着问道,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有问题的?”

    他站直身子,往前走了两步,“一开始倒也没发现,后来进到屋子里后,我便感觉到屋子里除了我们和梅姨外,还有其他人,之前你与菁华闹得很不愉快,恰巧梅姨对你我又如此热情,我便察觉事情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将计就计,趁梅姨煮水饺的功夫,偷拿了我身上的解毒丸?”说完,南乔松开手,指尖在他胸口的暗纹上画圈圈。

    姬无煜一把握住她画圈的手,“你整个人都是我的,我这叫拿!”他纠正她‘偷拿’二字。

    “不问自取...万一拿错了,解蛊丹解不了那迷.药,这会儿睡在菁华床榻上的可就是你了!”

    南乔抬眸,露出眸子流光溢彩,如宝石般的黑瞳透着一股邪气,皆繁华锦绣所不及。

    十五岁少女的倾世风华,光是那一笑,就晃花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姬无煜一把将她拉入怀中,另一手强势的圈住她的腰,嗓音低醇道,

    “你舍不得!”他俯下身来,周身的气息将她笼罩,“不会错,我就算闭着眼睛,也能摸出来,不信...你可以试试!”

    片刻后,传来南乔的怒骂声,“姬无煜,你竟然耍流氓!看我...唔...不要!”

    梅三娘的木屋子里,此刻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怎么会这样!”菁华凌乱的看着门口外站的众人,再看看床榻上衣不蔽体的杨天,脑子里嗡一声,眼球突然胀起来,含泪的眼爬上密密麻麻的血丝,“刚刚明明是阿诀的,怎么会是他?不!不可能是他!”

    菁华痛苦的将手插.进头发里,回想着前面所发生的事情,她明明将阿诀扶到床上,后来的事...后来的事她为什么一点儿也想不起来,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便看到压.在她身上的人变成了杨天,这是为什么啊?

    她一遍一遍的的问自己,正巧在这个时候,门被梅三娘打开了,之前梅三娘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大当家面前哭诉,说阿诀侵犯了菁华来着,这个时候看到杨天在床榻上连梅三娘也懵了!

    梅三娘一脸僵硬的站在那儿,最后回过神来正要开口询问时菁华时,身后众人中却传出姬无煜的声音,

    “舅舅,我到处找您都找不到,原来您来了梅姨这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