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78章 诀哥哥真有才华
    南乔只与他对视一眼,就避开了,看着满地的狼藉,她连忙说道,

    “那个,我,我把你的书房弄乱了,我帮你收拾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连忙退出他的怀抱,蹲下身来帮他捡书,却故意当做不识字的忽略那些个什么情话宝典一类书,用其他书快速盖了上去。

    姬无煜身子微微斜倚在书架上,并未注意南乔这点细节,“上次南儿可没这么好心,差点将我整个书房都差点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?不会吧!我就来这么一次就被你抓住把柄,下次可不敢来了。”南乔头也不抬,三两下帮他收拾了不少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什么,南乔连忙起身大步往书案那边走去,那里,还放着她摊开的春宫和写的那张纸,万一当着面让姬无煜看到,她还要不要脸?

    正当她伸手去拿那张纸的时候,某人比他更快,直接连带着那本书从她面前抢走。

    他见她如此紧张,扬起手中的夹着纸张的书笑着问道,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南乔瘪瘪嘴,心道,你还说呢!还不是你那破春宫,我是怕你等下尴尬。

    见南乔瞪着他,姬无煜也没来得及去看手里书的内容,外面的封面就是《感悟》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南儿,你在我书里藏了什么?”他越发的感兴趣。

    一想到他的小黄书里夹着她的道歉信,他还故意戏弄她,南乔生气的放下手中的一摞书,伸手就去抢夹在书里露出半截的那张纸,

    “你还给我!”

    姬无煜手一晃,她根本还没碰到那张纸就被他避开了,南乔有些急了,踮起脚尖再次去抢,

    “你快还给我!”

    此时的少女一副小女儿撒娇的神态,那双水汪汪的杏眸里满是羞愤与尴尬,白纱遮面,更是平添了几分神秘的美感,姬无煜不由得愣了下神。

    身高是硬伤,就在南乔快要够到的时候,他手中的纸已经换到了另一只手上,清冽双眸当中似有万千星辰晕开,性感的声音夹杂着些许戏谑,

    “南儿,叫诀哥哥就给你!”

    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上方响起,南乔怔了下,俏脸上飞上一抹浅浅的晕红,在两人目光对撞上的一瞬,她心跳一滞,这才发现,自己与他竟靠的如此近,似乎连他的心跳都听得如此清楚。

    面纱下的她喘息的有些厉害,似乎就连周围的空气都灼热了几分。

    南乔咽了下口水,连忙往后退了一步,慌促之间,手掌碰倒身后书案刚刚好不容易理好的一摞书,那些堆得高高的书一部分噼里啪啦落在地上,低头看着满地凌乱的书本,恰如此时她的心一样凌乱。

    她朝他伸出手去,不敢抬头去看他,“诀哥哥,你快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南乔发觉此刻连喉咙发出的声音都是怪怪的,像是小女子那般娇嗲,她连忙闭紧嘴巴,是万万不敢再开口说一个字的了。

    姬无煜自制力一向很好,他定住心神,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下一秒,他抽出那张纸条,看了一眼后,眼底的笑意变得浓烈,流光溢彩,锦绣繁华皆不及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...”姬无煜才念出几个字,南乔就像打了鸡血似的要去夺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上去抢,姬无煜早有准备,她还没够到,就将纸条重新塞回书本里。

    南乔抢了半天,抢不过就说他说话不算话。

    姬无煜嘴角弯了弯,笑的更开心了,“我只说还给你,可没说不看。”

    南乔气的要死,“你讨厌!”

    “来啊,抢到了就还你!”他晃了晃手中书,越发的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谁要抢你的春宫,赶紧把里面的纸条还给我!”南乔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姬无煜的笑容僵了下,“我书房可没那些书。”

    南乔环抱着双手,故意“呵呵!”嘲讽两声。

    姬无煜这才意识到手中的书有问题,他拿下来翻了两页后,脸立马就红了,连忙把书合上。

    南乔眉毛一挑,趁机抽回那张纸,瞥了一眼书名,

    “这书名如此文雅,诀哥哥可真有才华!”

    一想到那日乘风将书送来的时候表情有些怪异,姬无煜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南儿,你看过了?”他目光突然严肃起来,其中还有些躲闪的羞愤之色。

    南乔见他羞愤难以的样子,一时得意忘形,脱口而出,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?我见过的图比这个厉害...”她连忙打住,话锋一转,“今夜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正要离开,手腕就被人抓住,“以后不许再看了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莫名一警告,南乔突然觉得有些无地自容了,怼了一句,

    “我才不看呢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抽回手,看着地上凌乱的书籍,想想还是他自己处理比较好。南乔假装很淡定的往门口走去,然后再淡定的打开门,最后再淡定的跨出门槛,就在她还没走出下一步的时候,身后传来他的声音,

    “今日的事,我也有不对之处,那只是狐仙和小道士的故事,不是你我!”

    南乔回过头去,冲他一笑,“你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她一路小跑,不好意思的逃离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日,又被皇上宣进宫,安排与哥哥相见,南乔实在想不通,皇上还是对哥哥回去一事闭口不谈,却又让她时常去见哥哥,来了快一个月时间,与哥哥见面的次数就有七八次,虽然说这是好事,但南乔总觉得哥哥不宜再继续留在此处。

    见完哥哥回驿站后,南乔便收到南晋的回信,说是已经派出使臣,过几日便可到达长安,与宇文墨密谈哥哥回国一事。

    南乔想想,这样也好,说不准真正的使臣一出面,宇文墨就放人了呢!

    心里安慰一番后,她又去了慕白灼那里治疗,如今她记忆已经恢复七八,慕白灼告诉她,再过几日,就可以完全恢复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记忆恢复的越多,那些不好的记忆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如果王爷问起,你就告诉他我记忆并不能完全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小乔乔,这又是为何?”如今他好不容易改口。

    她说,“有些事就像是心头的一根刺,还是不要说破的好。”

    慕白灼紧张的看着她,“你别告诉我,你对阎王动情了?”

    回到驿站后,姬无煜来告诉她,可以搬去别宅住了,南乔懒得麻烦,最后还是决定住在使臣驿站。

    南乔看着今日还早,便说,“上次说过,要陪诀哥哥去戏坊看欢喜结局的戏的。”

    姬无煜唇角勾起,眼底笑意缱绻,“南儿还记得呢?”

    她笑容很是明媚,“当然记得,这个剧本可是我这些日子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道,“哦,那一定要去看!”

    两人走了没几步,南乔还是忍不住开口道,“那些书...别熬夜看了!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那些情话宝典。

    姬无煜以为是那些春宫,被她这么一提,他脸上神色来回变幻,“当日你走后,我已经让人烧了。”

    南乔:“烧了也好,那些情话并不适合诀哥哥,都是一些花言巧语,适用于花花公子。”

    难怪有段时间觉得他怪怪的,时不时的说出几句话来能让她大跌眼镜,还是以前的他挺好的。

    姬无煜:“原来你说的是那些书。”

    南乔反问,“那不然你觉得是哪些书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看来,他还是没有慕白灼的潜质,慕白灼总是三言两语就能逗笑小狐狸,怎么到他这里就这么难呢。

    两人去玲珑戏坊听了一出新戏,又一起去逛了街,直到天黑,姬无煜才将她送回来。

    “改日,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南乔扬起头,隐隐有些期待的望着他,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他笑着说道,“桐临,我长大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南乔点点头,眼底闪过一丝笑意,“好啊,说不准还能掳个美男子回来!”

    下一秒,他将她逼到墙角,“你都有我了,还想掳谁?”

    南乔噗嗤一笑,上唇微微翘起,“美男不嫌多,我想掳谁就掳谁!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他眼底的情绪浮浮沉沉,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,“不许,就连慕白灼,以后都要跟他保持距离!”

    南乔装作不懂,故意问的,“你这是,在吃醋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唇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突然推开他,“诀哥哥,你来追我呀!”

    话落,她已经跑开了好几步,与他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姬无煜嘴角勾了勾,“南儿别跑!”说完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院内的桃花开的比别处的早,如今的院内一片粉色,远远望去好看极了,隐隐可见两人在桃花树下追逐,最后南乔还是被姬无煜捉住,不等姬无煜说话,她主动抱着他的脖子,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三日后,南晋使臣终于抵达长安城。

    使者南乔也认识,是南晋上大夫陈卯,与父王是至交,南乔见到,也要称其一声,陈叔叔。

    “郡主,别来无恙?”

    陈卯给她抱拳行了个礼,见南乔完好,才松了口气。之前有消息传入南晋,说是太子、郡主都死在大邺,可现在郡主都好好的,那太子自然也没事,要不是皇上收到郡主的帛书及时,恐怕这场战争又要打起来了,看来传言不可信呐。

    南乔连忙将他扶起,“陈叔叔不必如此,其实我还好,只是不知道我母妃可安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