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75章 真是她回来了
    南乔觉得奇怪的是,这妃嫔的打扮好生奇怪,脸上涂脂抹粉,胸也特别明显的挺着,明明是女子,可她为何偏偏扮作男装,走起路来迎风摇曳,纤纤水蛇腰什么的实在别扭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诀哥哥,这是...”

    “她是景妃,几年前便在宫里,一直不得宠,上个月她女扮男装被皇上撞见了,非但不罚,皇上反而与她多亲近了些,如今宫内许多嫔妃纷纷效仿...”姬无煜觉得对她说这些事不妥,欲言又止后干咳了几声,“南儿年纪还小,就当没听到我刚刚所说。”

    南乔如何不懂这些,不过此时涉及到皇上,妄议皇上是大罪,她也只好闭口不提。

    “皇上说让我午后去见太子哥哥,这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可能我刚回驿站又会被宣进宫,看来只能暂时候在这里了。”她抬起头看着他,“诀哥哥事务繁多还是先回去吧,我和红菱在这里等着便是!”

    他说,“我正好上午也无事,不如陪你在御花园走走,这样皇上安排好了也方便传你。”

    南乔想着还有些事情问他,于是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的走着,南乔知道自己身上有剧毒,于是刻意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皇上和我哥哥是知己好友?”一开始,宇文墨说出来她便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哥哥是被俘虏而来,又怎会有好友一说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姬无煜确实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由,但从皇上愿意配合他将南乔洗白接回长安一事来看,就知道这里面不光是给他一个人的面子。

    南乔莫名的有些担心,她的记忆力哥哥的样子有些模糊,但光是那模糊的轮廓,就让她觉得哥哥相貌不凡,应该是个美男子,于是她忍不住问了句,

    “我哥哥是不是长得很好看?”

    姬无煜脚步停顿了下,微微皱眉,“当初他伪装的很好,就连我也未认出他是个男子,你哥哥...完全可以用倾国倾城、举世无双来形容!”

    南乔更担心了,千万别朝她想的那样发展,否则...

    他安慰道,“皇上知道他的身份后,应该还不至于糊涂至此,你别担心!”

    南乔也只能自我安慰,“但愿如此,否则我该如何面对哥哥,当初是他替我入宫的,若是因我回不了南晋,我难辞其咎!早知当初,我该自己入宫...”

    “不许这样说!”他打断她的话,盯着她的眸子说道,“还好当初他替你入宫,否则...我会后悔一辈子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宫楼上,纳兰嫣琴望着下面许久,微微勾起唇角,“真是她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娘娘,昔日的二小姐以南晋郡主的身份正大光明的回来,有平定王护着她,恐怕不好对付!”眉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郡主不做,一个外人,住在纳兰府也就罢了,可她非要帮如意那个贱人对付母亲和我,这种人,可比如意可恨多了!”纳兰嫣琴眼里闪过一丝阴狠。

    木秀:“娘娘打算如何对付昭陵郡主?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勾了勾唇,“凤文山此前数罪并罚被革职查办,如今关在天牢受尽折磨,皇后娘娘四处动用朝堂关系,比我们着急,走,去凤金宫一趟!”

    皇后近日憔悴了不少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,连日来家族遭受打击,就连凤氏旁支都受到了影响,父亲被革职查办,叔伯们接二连三的遭殃,不是入狱就是贬为庶民抄家,就连她的后位,都岌岌可危,说不准哪天就废后了。

    “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!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不知何时出现在殿下,竟无人向她禀报,皇后斜倚着身子懒得动,只冷冷的瞥了她一眼,

    “如今凤家日落西山,这宫里的人是越发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。”她冷哼一声,“倒是忘了恭喜琴妃,忠勇伯举报南妃假冒一事有功,如今成了忠勇侯了,想必如今后宫有不少后妃巴结你吧!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依旧谄媚的笑着,“南妃一事,娘娘当真以为只是南乔身边的婢女顶替?”

    皇后目光凌锐起来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冷笑一声,“赐死的不过是一个宫婢,皇上封我父亲为忠勇侯,不过是封住我父亲的口,此事只要我父亲不说,没人会知道宫里真正的南妃是何许人也!”

    “南妃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”纳兰嫣琴笑了几声,“就连皇后娘娘,竟也看不出南妃的真实身份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皇后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说到底我还得叫皇后娘娘一声表姐,所以,有些秘密,我还是想跟娘娘分享。”她神秘一笑,继续说道,“不过,知道此事的人极有可能被皇上灭口,我父亲因为是朝中重臣,皇上一时半会拿他没办法,所以给他升了官位,若是无权无势,比如之前与南妃同住的辛贵人,还有伺候南妃的宫女,可都是直接消失了的!”

    说完还不忘记威胁皇后一番,若是皇后敢说出去,就要先考虑考虑自己的命还能不能保得住。

    皇后眉头紧皱,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把玩着手指上的一枚宝石指环,看似不在意的说道,“害惨你凤家的人回来了,恰好,这个人也曾害的我生不如死,就算成了皇上的妃子又如何?皇上从不碰我,后妃们表面上不说,但背地里指不定怎么戳我的脊梁骨,臣妾来,就是想跟皇后娘娘合作,作为诚意,那个秘密臣妾现在就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午后,南乔和姬无煜刚在宫里用完膳,皇上就传她去了。

    姬无煜没有再跟着南乔,而是出了宫。

    南乔接过安公公递来的黑布,自觉的蒙上眼睛,坐上了安公公安排的小轿,后来小娇七拐八拐的,又坐了船,因不敢让人触碰以免中毒,南乔全程都是握着一根木棍,木棍的一端由别人握着才没摔跤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终于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郡主,现在可以拿下布条了!”安公公在一旁好心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南乔扯下蒙眼的黑布,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楚眼前是一处清凉山庄,想着等下就要见到哥哥了,她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,朝山庄里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子曰,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即与之化矣;与不善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,亦与之化矣。丹之所藏者赤,漆之所藏者黑,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。棠儿知道是何意吗?”

    棠儿想了片刻,“嗯...是不是说和品德高尚的人交往,就好像进入了...因此有道德修养的人必须谨慎选择相处的朋友和环境。”

    南牧笙忍不住摸了摸棠儿的脑袋,“就是这个意思,棠儿真聪明!”

    院子里,一大一小正站在桃花树下,此时节满院的桃花皆是花骨朵,想必再过两月,这里的桃花便可全部绽放了,到时候,会是一幅怎样美不胜收的场景。

    此时南牧笙手拿着书卷,正在专心致志教旁边四五岁的小男孩,并未注意到她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,择其善者而从之是何意?”

    那小包子想了想,“是虚心好学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择其善者而从之”的“之”指“善者”,也就是好的方面可以学。”南牧笙耐心的教导着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哥哥!”棠儿连连点头,乖巧的不行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来人了,南牧笙偏过头去往那处一看,便看到南乔站在那处,风吹起了她的刘海和耳边垂下的青丝,额间上的那朵玉兰花随着刘海起伏若隐若现,她目光带着些许惊艳之色,更多的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哥哥?”她有些不敢确定了,哥哥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美。

    “乔乔,是你吗?”一时间,他也觉得突然,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她就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南牧笙正要上去拥抱她,她却往后一退,解释道,

    “哥哥,我身上有毒,你不能碰我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南牧笙压抑着激动地心情,只得放下手来。

    南乔说道,“哥哥不必担心,有世子殿下为我治疗,过些日子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南牧笙叹了口气,将她引到屋内坐下,又给她倒了杯茶,问道,

    “乔乔,当日我们的计划败露后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其实...我也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南乔说了失忆后的事情,南牧笙听完后,眉头皱起,显然十分难过。

    “岑溪,这么说来这些日子你都与他在一起?”南牧笙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次来,我与皇上提及你回国一事,但皇上似乎不太想放你离开!”她眼下担忧的是如何将南牧笙送回国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看着窗外拿着书在念的棠儿,“有时候我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冲动...迟早有一天,不是他死就是我活,无论如何,我都是要回去的!”

    南乔思略片刻,“外面那个孩子是...?”

    南牧笙眼眸微垂,无声叹息一声,“他是宇文墨的孩子,叫宇文棠,但愿我与他父皇的恩怨,他不要卷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