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74章 吃饱了撑的
    “皇上下令,让全城所有人都来迎接,怎会有假?”

    “之前两国战火连连,怎的突然就和好了呢?”

    “听说还没完全和好,这次郡主前来,恐怕是南晋皇上有意试探我国诚意吧!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马车里的是南晋郡主,那之前宫里的南妃算是怎么一回事?”又有人问。

    “假的呗,那就是郡主身边的一个侍女假扮的!听说那侍女身份被发现后,皇上直接赐了毒酒!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恐怕此次真正的郡主前来,少不了是来和亲的!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不打仗最好,否则战火连连,倒霉的还是我们这些百姓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但愿两国不要再起战火...”

    不知人群中是谁起了头,竟高呼恭迎昭陵郡主的话来,刚开始只有一部分人,后来,人渐渐多了起来,最后,百姓们都异口同声,敲锣打鼓的欢迎她的到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南乔便知道,此事定是姬无煜所为,也只有他,能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诀哥哥,其实我想悄悄来求证一些事,这也好像太高调了点!”

    “为了不给那些暗害你的人机会,这种法子最好不过,你也不用偷偷摸摸的,以后有我在,谁也不敢动你!”

    南乔发自内心的笑了,觉得只要有他在,她就很安心。

    因外宅那处还在收拾,南乔觉得住在使臣驿站比较妥帖,于是就暂时住进了使臣驿站。

    刚到驿站,里面一个容貌清秀的红衣女子便笑盈盈的走了出来,给她和身边的两位行了个常礼,

    “小姐,屋子都打扫干净了,您一路舟车劳顿,先去歇息吧!”

    听这熟络的语气,就知道是以前认识的,不过她确实记不得了,不好意思的问道,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不等红菱开口,身边的姬无煜便已经帮她答了,“她叫红菱,以后便是你的丫鬟!”

    南乔哦了一声,让红菱引着茜儿下去熟悉这里去了。

    慕白灼左顾右盼一番,微微皱眉,“小芜玉,我看这里还是简陋了些,虽然外面有人把守,但我觉得还是不安全,不如你住东郡王府,我俩朝夕相处,有慕哥哥陪你聊聊人生理想,多有趣啊!”

    话落,一道凌厉的目光射来,慕白灼对姬无煜翻了个白眼,对着其他方向吹起了口哨。

    南乔:“多谢慕哥哥好意,只是我觉得还是住使臣驿站妥帖些,若是慕哥哥闲的无聊了,可以来驿站找我啊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一旁的姬无煜干咳两声,“南儿,世子的药铺还有很多事要忙,以后,有我陪着你也是一样的!”

    南乔偏过头去看着他,很是疑惑,“你不是王爷吗?按道理来说,诀哥哥应该比慕哥哥更忙才对!”

    “我不忙的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此刻姬无煜脸上戴着面具,说不准还能看到脸上不正常的红,不过还是被眼尖的南乔发现了他耳垂红了,她趣味的看了看,

    “咦,诀哥哥,你耳朵怎么红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”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慕白灼差点笑死了,“阎王也会耳根子红,真是笑死我了!”

    送走两位大人物后,南乔回屋倒头就睡了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姬无煜回王府后让乘风给他去办了一件事,当乘风抱着一大摞各种各样情话宝典出现在王府的时候,迎面而来的破浪看到那些书名后只差眼珠子没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,这《情话宝典》、《情话语录》、《情书藏头诗》...乘风,你别告诉我,这些都是你要看的?”

    乘风看了眼四周无人,嘘了一声后,“不是我,咱们王爷以前没进修过这方面的书,所以看样子这是打算熬夜进补呢!不知道是突然开窍还是被人刺激到了,反正一回来就吩咐我去找了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这才正常嘛,还是昭陵郡主厉害,她这一回来,咱们王爷就恢复正常了!”破浪有忍不住翻了翻,“不过光是情话之类的哪里行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够吗?”乘风一向比较老实,没破浪那么多小九九。

    破浪神秘一笑,悄悄在乘风耳边说道,“这你就不懂了吧?这文字哪能有图管用呢,你先等着,我去给你弄几本春宫密图来,保管比这个有用!”

    乘风像见了鬼一样的看着他,“你能保证王爷不打死我?”

    “傻啊!这么多书,夹在中间不就行了,等他看到的时候,你就来个死不承认,不过也说不准,万一王爷看上瘾了呢,你可是大功一件!”

    他拍拍乘风的肩膀,“为了咱爷的终身幸福,你就算被爷暴打一顿也值得吧!”

    乘风听完做好了一副随时牺牲的准备,“好,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次日一早,皇上便让安公公去驿站下旨,宣南乔入宫觐见。

    南乔带着红菱,没想到在宫门口正遇到姬无煜,在外面,他还是戴着那张面具。

    姬无煜斜倚在宫墙边:“南儿,真是好巧啊!”

    南乔见他身上的黑色蟒袍,行了个常礼后忍不住问道,“诀哥哥这是下朝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正好下朝,就遇到了你,还真是一种缘分!”

    南乔挠挠头,记得刚刚来的时候,远远看到那些官员都是从明德门出去的,她不想碰到那些官员惹是非,所以才绕了个弯,这里是宣武门,难不成他是绕着道出来的?

    “诀哥哥,为何他们都从明德门出来,而你从宣武门出来呢?我知道了,一定是诀哥哥早上吃的太饱,所以想着多走些路消消食对吗?”南乔说的很是认真,就连她身后的红菱都忍不住抿着嘴笑。

    姬无煜没想到小狐狸脑袋转这么快,光是从‘偶遇’这件事就看出是他故意,关键是她还不戳破,给他下的台阶还那么尴尬,这不是明摆着说他吃饱了撑的吗?

    姬无煜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,“我刚刚想事情来着,想着想着就走到这里了,没想到碰到了南儿,正好那件事我还没想到,不如陪南儿入宫,多走走就想到了!”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自己说这么多话有些慌。

    南乔微微一笑,“好啊!”

    原本一大堆的话要说,可真正见到了她,到了嘴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,姬无煜表示很难为情。

    就这么安静的走着,一大半的宫巷都走完了,眼看就要到御书房门口。

    “南儿,我...”

    南乔偏过脑袋,“诀哥哥有话直说!”

    看着小狐狸认真的模样,他实在说不出口,最后所有的话憋成了一句,“你先进去见皇上,我在外面等你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,在转身的瞬间,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南乔本以为皇上召她来是商议条件,放哥哥回南晋一事,没想到皇上对于这事半字未提,只道,“你哥哥想你了,去看看他吧!”

    南乔有些想不通,宇文墨见她不该提出放太子哥哥一事吗?虽然自己失忆,但自己身为南晋郡主,皇上不提,她总得提出来,

    “皇上,如今两国止戈,和平相处,恳请皇上放我南晋太子归去,为表南晋诚意,臣可以先将臣的昭陵之地和无数珍宝献上,另臣可书写帛书给我皇,大邺的条件相信我皇会竭尽全力的满足!”

    在来之前,她便将自己的身份弄得很清楚,南晋昭陵乃是她的封地,至于珠宝这类,江陵王府不缺,只要能救出太子哥哥,想必南晋皇上不会怪她先斩后奏,自作主张。

    龙椅上的宇文墨面色深沉,看不出他在想什么,南乔只敢微微瞄一眼,不敢一直盯着一国皇上看,弄不好会被拖出去砍头。

    “你失忆了?”

    没想到宇文墨突然问出这句不合常理的话来,她失忆的事应该早有人上报给他,为何他当着她的面再问一遍?

    南乔有些想不通,虽然她失忆了,但事情还是拧的清,回想一遍刚刚的话,她觉得并无过错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臣只是暂时失忆了,世子殿下有妙手回春的本事,说不准很快就能恢复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墨扫了她一眼,眼角微微眯起,话里别有深意道,

    “既然失忆了就好好留在长安治疗,朕与阿笙是知己好友,也算得上是你的兄长,你尽管安心留下,等你好了再跟朕说这事!”

    他的话表面看似在关心她,可为何她却听出皇上不太想提这件事呢,甚至在刻意回避。

    此时她也不好再坚持,对于那句‘朕与阿笙是知己好友,也算得上是你的兄长’她说了句不敢后,只俯首道,“谢皇上关心,臣思及太子,还请皇上准臣与太子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朕准了。”他接着对旁边候着的安公公道,“去准备一下,午后带郡主去见他!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!”安公公应了一声后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出了御书房后,南乔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心里一阵疑惑泛起。

    姬无煜走上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乔说道,“皇上好生奇怪,为何我一提及哥哥回国一事,他会有些不高兴呢?或许,我应该先回去写好帛书传递给我皇,让我皇再派遣使臣带着珠宝过来更显诚意些。”

    姬无煜正要说什么,就看到不远处的妃嫔朝这处走来,似乎是来找皇上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