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73章 美人计
    南乔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决定退而求其次,她弱弱的问了句,“慕哥哥,有没有直接迷晕人的药啊?这样就不用真打了!”

    慕白灼被她这句话憋笑了,“真拿你没办法,不过,谁叫我的小芜玉这么善良呢!”

    “绾绾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过不过来?”对面的岑溪明显暴怒了。

    南乔从姬无煜身后走了出来,坚定不移的看着他,“我不会跟你走的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他由暴怒变得有些癫狂,“绾绾,就连你也在逼我,你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话落,岑溪一声令下,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很快,他身后那些蒙面的高手策马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“杀!”姬无煜也下令,身后的众人迅速与岑溪那边的人交起手来。

    周围的厮杀声不绝于耳,姬无煜头也不回说了句,“保护好南儿!”

    不等慕白灼答应,姬无煜已经从众人上方飞身而起,脚踏轻功,直接朝岑溪的方向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诶,真是的,这种时候应该是我大显身手,阎王怎么老是抢在我前面。”

    南乔有些无语,连忙问他,“慕哥哥,不用保护我,我全身是毒,谁碰谁死,你还是去帮诀哥哥吧!”

    “呦呵,原来这失忆了也不影响你这小脑袋瓜正常运转啊!”

    慕白灼以为南乔听不懂,才故意嘲笑了她一番。

    南乔皱眉,白了他一眼,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你快上啊,别伤了岑溪,迷晕他就好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正好这次慕哥哥帮你还了这个人情,以后不许再与此人有瓜葛了!”他还不忘强调一番。

    南乔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下一秒,慕白灼飞身上去,此时的岑溪与姬无煜正打的昏天黑地,在众人上方,一股令人感觉沉闷的气息从高空中传来,那种如泰山般的气势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之上,众人只觉得呼吸都沉重困难起来,就连要靠近的慕白灼,都被这无形的气势突然震飞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斗,纷纷避开此处站到旁边,抬头看着那半空中那相争不下的两人,刹那间,似有风云变幻莫测,就连空气,都跟着在震荡。

    岑溪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满狂暴和凶戾,而姬无煜应对的速度极快,似乎只能见其残影再与之相斗,不过在他的招式之间,却隐隐透着一股强大和危险之势。

    若是常人,恐怕早就死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。

    之前南乔便见过两人兵器相交的那种杀气,如今这般肆意的用真气内力搏斗越发的让她肯定,他们都是经历多次生死血战冷血的高手!

    砰地一声,岑溪从上至下的一拳落空,直接将大地砸出一深坑来,连地面都要抖上一抖,姬无煜一闪正要抓着他的脚踝擒拿,岑溪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避开,两人再次兵刃交锋,似乎不死不休,一时间根本无人能靠近,。

    慕白灼从地上狼狈的爬起,抖了抖身上沾的枯草,“奶奶个熊!差点摔死老子!”

    之前南乔看他摔倒也不敢扶他,主要是她身上有剧毒,不能碰慕白灼,

    “慕哥哥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真是看不出来,这个岑溪深藏不露,功夫跟阎王不相上下,不过阎王的武功实打实的练出来的,而岑溪的招式有些怪异,他动作虽没阎王快,但体内的那股内力却在阎王之上,所以两人才这么不分胜负,僵持不下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分析,南乔觉得是这么个问题。

    慕白灼摸着下巴,“或许,岑溪的功夫,是用什么方法迅速来提升的,所以他在招式上有一定的缺陷,但是他内力强大,正好填补了招式上的这一点,一般人近不了他的身就会被震开,若不是阎王,恐怕没几个高手是他的对手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让他们一直这样打下去吧!”这样下去只会两败俱伤,根本就不是南乔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慕白灼瞄了南乔一眼,打起了主意,“或许,可以用美人计哦!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南乔知道他那一眼什么意思,可始终觉得不好。

    慕白灼解释道,“不需要你出卖色相,你只要走到他身边,趁他不备将这颗药丸捏碎,他吸入药粉,自然就能结束这场打斗了!再说,他之前那么对你,你又不是要他的命,只是不想让他缠着你而已,没什么过意不去的!”

    南乔看着拼的你死我活的两人,最终从慕白灼手中接过药丸,捏在掌心里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慕白灼给她竖起大拇指,“小芜玉,我看好你哦!”

    南乔暗自吃了解药后,就直接朝前走去,可是越往前走,就越困难,直到距离两人近了些,她才咬咬牙喊道,

    “岑溪,收手吧!我跟你走!”

    果然,听到这道声音的两人同时停下手来,岑溪不可置信的看着下面的她,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南乔大步走到他的马边上,直接骑了上去,“嗯,别打了,我跟你走!”

    岑溪带着敌意瞪了一眼姬无煜,倒也没继续打下去,随后他飞到南乔身后,与她同骑在一匹马背上。

    姬无煜正要过来抢人,就被慕白灼飞过去拽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看着两人同骑一匹马,一双冷如寒潭的眸子在这一刻几欲能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

    “别冲动,冲动是魔鬼,等下你就知道了!”慕白灼对他挑挑眉。

    姬无煜虽然心里有气,但也知道慕白灼不会在关键时候胡来,他应该相信慕白灼,也更应该相信南乔!

    马背上,岑溪身子微微前倾,将她圈在怀中,又如以往那般温柔的说道,

    “绾绾,你要是早这么听话,我又何必带人来追,以后,可不许惹我生气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溪,都是我的错。”她为了安抚他才顺着他说。

    他伸手掐住她的下颌,南乔她身子微侧,他的手微微用力迫使她扭过脸去,“那你是不是该为你的错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呢?”

    南乔觉得此刻的他阴冷的可怕,“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对面的姬无煜等人,冷冷道,“当着所有人的面吻我,我就相信你知错了!”

    南乔觉得极其难为情,可这时岑溪明显对她已经不那么信任了,她解释道,

    “溪,这么多人在,我害羞,能不能...换一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从不拒绝她要求的岑溪像是突然变成了魔鬼似的要向她索吻,南乔微微咬唇,心里却在这时想起姬无煜,若被他看到这一幕...

    不行!她不能那么做。

    “岑溪,你又何必在众人面前让我难堪,虽然与你相处的三个月里并未对你动心,但我一直都在尝试着做你的未婚妻,你说我是叶家的女儿,我信了,你说我是你未婚妻,我也信了,你说要和我重新开始,我答应了,岑溪,不要再破坏这份美好,你原来在我心里不是这个样子,我记得刚醒来的那几天,喝着你亲手熬得粥,心里别提有多依赖你,那个时候我谁也不认识,只知道你是对我最好的,其实你一直在我心里都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,这一点我非常清楚。”

    听完她的一番话,他唇角微微漾开一抹动人的微笑,眼里的冷漠消失的无影无踪,又恢复了之前那个温润如玉的模样,

    “绾绾,我就知道,你是舍不得离开我的,以后我不会再冷落你了,无论我做什么,都会把你带在身边,这样,我就能时时刻刻见到你了!”

    南乔微微一笑,“溪,你对我真好!”

    此时,南乔已经不知不觉捏爆了手中的药丸,她悄悄摊开手掌,伸手去抚触他俊秀的面庞,

    “溪,你对我这么好,可能别人都会说我忘恩负义,跟白眼狼没什么区别,可我...还是不能跟你走,因为,我必须要去求证一些事情!”

    就在岑溪刚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他从马上摔了下来,眼睛直直的望着马上高高在上的她,“绾绾,你...!”

    南乔眼眸微垂,叹息一声,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南乔下马从他边上一步一步的朝姬无煜的方向走去,再不曾回头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绾绾!”身后传来岑溪悲痛欲绝的声音。

    南乔自始至终再没回过头,无比冷静的望着姬无煜和慕白灼,“走吧!”

    岑溪武功暂失,最后昏迷过去,其余蒙面人自然不敢随意上去拦姬无煜,于是带着昏迷的岑溪,离开了此处。

    马车又缓缓动了起来,这一次,不像之前那么笑声朗语,无论慕白灼怎么逗南乔,她都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默默地望着窗外发呆。

    五日后,终于抵达长安城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是谁走漏了消息,她们马车一进城,便在城门处有百姓迎接。

    对于此事,不仅南乔难以理解,就连全城百姓,也难以理解,于是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“南晋昭陵郡主来大邺,真的假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