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68章 就怕失去你
    下一刻,南乔见他盯着自己嘴角轻微抽抖,眉头皱起,悲伤的目光中渐渐有了些晶莹之物...她瞬间有种莫名的罪恶感,比如,她是不是把他撞痛了,所以他才会表现的这么难过?

    可是,撞痛的明明是她才对,他这是什么表情?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欺负人呢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我都说了不是有意的,你别难过啊!”她难得耐心的哄着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猝不及防的被他拥进怀中,耳边传来他嘶哑不堪的声音,“南儿,我终于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这声音...好忧伤,让人听着有种想哭的感觉,不过她这么撞入他的胸膛,鼻尖又是一痛,她急忙推开他,认真说道,

    “小哥哥,男女授受不亲,我不过是撞了你一下,已经给你道歉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她正要从他身边绕过时,手臂就被人握住了,“南儿,跟我走,不要再离开我了!”

    南乔想要抽回手臂,却被他紧紧握住,他说的话她一点儿也听不懂,不过看他精神恍惚的样子,她便以为他认错了人,所以才有这么奇怪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吧?”

    他愣了下,看着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,似乎不像在装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南儿,你不认得我了?”

    南乔皱皱眉,打量着他微微摇头,“我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她的反应,让他猜到了那个答案,头顶犹如一盆凉水浇下,冷的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南乔趁机挣脱开他的束缚,心想真是个怪人,还是赶紧离开的好。

    还没走两步,腰上突然一紧,被身后之人搂在怀里,下一秒,他脚尖一点,带着她飞过屋檐,到了一处后院,直接从后院的楼梯上了二楼一处客房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处客栈,将她虏入客房后,门砰地一声关上,南乔被他放在圆凳上,而他正起身给她倒茶,借着微弱的烛火光,她这才看清他身上衣袍料子泛着淡淡的蓝,原本还以为是黑色,没想到是藏蓝色的。

    她关注的点是不是有问题?现在被抓的是她,与陌生男子相处实属不该,她应该想办法离开才对!

    “喝杯热茶暖暖身子!”他将手中的茶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乔迟疑着,要不要接,万一那茶水里被下了东西呢?之前无聊时听茜儿跟她说过,隔壁家张婶的女儿就是喝了陌生人递过来的茶,失了身子,最后跳河自尽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男子,帅的人神共愤,不像是那种骗色之人啊,何况他一身衣袍华贵,也不像是骗财之人...

    筹足了片刻,正准备伸手去接茶杯的南乔突然又缩了回去,茜儿还说过,上个月出过采花大盗一事,那采花大盗的样貌俊美,专对十几岁的少女下手,刚开始都是轻言细语的哄着,一旦得了这女子的身子,便会将其残忍杀害。

    虽然后面官府说采花大盗已经被捉住了,可乌衣镇这样的小监牢,那采花贼难保不会逃出来。

    南乔又忍不住将面前的男子与其联想起来,还真别说,样貌条件都符合,万一他对她失去了耐心,会不会霸王硬上弓?

    好可怕!

    感受到南乔异样的目光,姬无煜微微眯了下眼,坐到她身边,“别怕,我不会伤害你!”

    一般采花贼都会这样说吧!

    南乔才不上他的当,在他没有‘吃’掉自己之前,她都还有活命的机会,只能先拖着时间等岑溪来救她。

    她嘴唇避开那茶杯,看到屋内还有琴这样的乐器,南乔佯作害羞道,

    “我会弹琴,先给你弹首曲子听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看着他手中的茶杯放下,南乔暗自松了口气,幸好,她骗过了贼人。

    知道那首曲子有催眠的功效,万一他睡着,她就不用等岑溪来救了,自己便可离开此处。

    屋内,琴音缓缓响起,南乔由最先的淡定变得不那么淡定,对方的采花贼似乎听得很享受,

    他眯着双眸,长长地睫毛交叠着,眼底星河暗敛,藏着惑人的光彩,目光灼灼落在南乔的脸上,凤眸微挑,有些许轻浮之意,又像是在对她琴音的肯定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!

    这采花贼‘百毒不侵’,这已经是第二遍了,他还没睡着。

    他突然站起身来,朝她走近,坐上了她旁边的位置。

    琴声戛然而止,南乔皱起眉,屁股微微朝边上挪了挪,与他不知不觉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盯着她,南乔的脸像是被烫伤一样,连忙低头,十根手指在琴弦上再次慌促起调。

    曲不成曲,调不成调,她的手有些颤抖了。

    南乔的心跳和曲子一样乱,一曲月魂带上了别样的旖旎色彩,失去了原有的催眠效果。

    姬无煜眯了眯眼眸,嘴角微微上扬,温热呼吸扑在她的耳廓,

    “南儿,月魂不是这么弹的!”

    “月魂?”

    铮的一声,琴弦破音,南乔手上的动作骤然顿住,他怎么知道这曲子的名字?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说,“当初还是你告诉我的!”

    她不可置信一扭头,那暗含星光的潋滟凤眸眸光便射入她的眼中,像是有着眸中魔力,深深地吸引着她的想要沦陷。

    他恍若桃花的唇正对着她的,之间不过一指距离,清甜呼吸夹杂着他身上特有的木质冷香袭来,让她下意识的滚了滚喉咙,心底微颤!

    她怎么会对第一次才见面的人有这种奇怪的感觉,南乔想,肯定是这采花贼勾引少女的手段,他长得那么好看,随随便便就能迷惑人的心智,她不能被他外表所惑,不能!

    下意识往边上让时,一只大手扶上她的腰身,

    “当心,别摔着了!”他哑声响起。

    她一看,自己已经移到了凳子边缘还未察觉,有些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。正抬头问他是不是认识以前的自己,没想到却直接碰上他冰凉的唇瓣,心跳如雷,他的脸在面前放大,不等回神,他另一只手扶着她的后脑,如若珍宝般的回吻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乱糟糟的,从未这么乱过,温柔夹杂着霸道的吻,带着缱绻的气息,像是暴风雨一样激烈,又如同五月晚风一般撩人!

    如此的熟悉....

    南乔蓦地想起以前夜晚偶尔会出现的梦境,梦中似乎也有一个模糊的男子这般吻过她,顿时俏脸一片通红!

    “绾绾,绾绾你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叶姑娘,叶姑娘你在哪儿啊?”

    外面街道岑溪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,还有那些四处寻找的丫鬟,惊得南乔蓦然清醒,她下意识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南乔抬手擦了擦嘴,冷着眉看着对方,“他们来找我了,放我离开,我不会告诉别人,否则,只要我大喊一声,到时候他们冲上来擒住你可就怪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不管他是采花贼也好,是旁人也罢,今夜这件事,相安无事便好,她可不想大过年的惹上一堆麻烦。

    “南儿,你威胁不了我,我什么都不怕,就怕失去你!”

    她此刻什么也听不进去,只想离开此处,否则岑溪他们该急了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矮桌上的琴,南乔眸色微眯,站起身来,指着他后面大喊一声,

    “喂,你看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果然,他回头一看,却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南乔见状,拿起琴便朝他砸过去,本以为这猝不及防的一下会将对方砸晕,可没想到还是被他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南乔怕他等下报复兽性大发,还好她的位置正对窗户,二楼跳下去应该不会死人。

    本以为窗户很难爬,没想到她一下就上去了,往下跳的时候,并未觉得害怕,想着对面屋檐距离此处很近,于是她努力的往那处去,或许是某种肢体习惯,她轻易间便踏上那处屋檐,步子幸运如流水的在上面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身一看,屋内那人也跳窗追来,南乔心一慌,跑的更快了,对于间隔不远的屋顶,她双手一撑,体内似乎有种气在运转,身体顿时就轻了,直接飞向那处几米外的屋檐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身后之人追上她,南乔脚尖抄起瓦片,噼里啪啦的朝他追来的方向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这习惯...诧异之间,她惊叹自己居然也会武功和轻功。

    那为何,岑溪从来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南乔眼见那人距离自己越来越近,正在此时,她看到下面岑溪正在带头找她,于是南乔纵身一跃,落到了众人身后的墙角,

    “溪,我在这儿!”

    岑溪刚刚就已经察觉微小的动静,一见是南乔,他连忙一个箭步上去将她护在怀中,

    “绾绾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南乔还来不及解释,屋檐上追来那人此刻已经落在众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不戴面具的姬无煜几乎没人认得,包括岑溪,都不知道姬无煜究竟样貌如何?

    何况此处乃是一小镇,距离长安千里迢迢,加上又是过年,他怎么也不会把此人往姬无煜身上想。

    可谁知,姬无煜寻来的原因,竟是南乔前两个月卖出的那些绣品,也不知怎的流落到了长安城内,关键是那小小的绣品还被某些人认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