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64章 后悔没有赶尽杀绝
    南乔手臂一痛,招式慢了一秒,还没看清射箭之人,那金枪便在她身上划了一道口子。下一秒,胸口猝不及防的挨了纳兰光耀一脚,整个人顿时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,几米后重重落在地上,差点将全身骨头摔散架,浑身都痛,她蜷缩在地,捂着胸口忍不住吐了一口血,还未爬起身,周围的无数刀剑便已架在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她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倒下了,纳兰光耀像个胜利者一般的朝她走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匍匐狼狈的她,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身上的伤口流着血,可南乔觉得一点儿都不痛,比起心里的痛,这算的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似乎另一队人马朝这边赶来,看清来人后,南乔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凤文山手里还拿着弓箭,看来刚刚她与纳兰光耀动手的时候,那箭就是凤文山射的。

    看来凤家还真喜欢暗地里伤人呐。

    “忠勇伯,此女是先被老夫一箭射中,要带走也是老夫带走!”

    如今的凤家大不如前,纳兰光耀也不跟他客气,“凡事还分个先来后到,国公爷晚来一步!”

    凤文山扫了一眼地上的南乔,眼里的阴霾更加浓郁,“谁都知道南晋郡主曾以纳兰芜玉的身份住在忠勇伯府,这种时候,忠勇伯还是避嫌的好!”

    纳兰光耀当仁不让,“本官也是被这南晋郡主欺骗,才误认了女儿,如今真相大白,本官戴罪立功,正好将人送到皇上面前赎罪。”

    凤文山摸了一把胡须,奸诈的笑了一声,“皇上前两天就消失了,此期间万一忠勇伯看护不周,让她逃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忠勇伯徇私情呢!”

    “国公爷请勿血口喷人!本官行的端坐的正,此女,本官是一定要带走的!国公爷就休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凤文山手一挥,身后众人拔出刀剑,对准纳兰光耀等人,“她害死老夫麟儿,老夫岂容她活命?还请忠勇伯将人交出来!”

    纳兰光耀眼角危险的眯起,“国公爷这是非要跟本官动手抢人?”

    “两位大人都是朝廷栋梁,为了一个敌国女子大打出手,似乎有些不妥啊!”来人是太尉之子厉彦,厉氏的兄长。

    “厉彦?”凤文山和纳兰光耀几乎是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太尉府也派人来了这里,还是太尉的大公子,换句话说,厉彦是他们的大舅子。

    年近四十的厉彦面貌精瘦,天生马脸,两撇细细八字胡微微上翘,一看就是阴险狡诈之辈,他目露精光,正打量着地上被擒拿的女子,嘴角扬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两个妹妹都分别嫁给二位,大家都是自己人,何必闹得这么僵?”

    凤文山坚定道,“此女害了麟儿,定要杀了她才能解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纳兰光耀则坚持,“还是交由皇上处置吧,咱们这么杀了,万一皇上追究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厉彦听完,反问道,“昌平,之前我妹妹被关入天牢,这笔账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厉彦已经表示的很明显,他站在哪边。

    纳兰光耀也不好再坚持,选择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凤文山突然想起什么,下一秒,他拿过其中一人的火把,走到庙宇前,将火把扔到里面干草堆里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南乔一想起庙里的还有父王的棺材,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怀国公这是做什么?”厉彦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凤文山说道,“一把火把这里烧干净了,等杀了南晋郡主将尸体扔进去,来个毁尸灭迹!”

    厉彦大笑几声,“还是怀国公想的周到!”

    纳兰光耀依旧没说话,冬季本就干燥,眼见火势越来越大,很快就燃起滚滚浓烟,南乔眼里闪绝望之色,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,嘴里喃喃道,

    “女儿不孝,连您的遗体也保不住...”

    厉彦见此情况,缓缓走上前去,突然一脚踹到南乔肩膀上,将其踢翻在地。南乔挣扎片刻,肩膀又一痛,那脚正狠狠地踩在她的肩头,痛的南乔咬牙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她根本翻不了身,面前影子投在她的脸上,踩着她肩头的人身子微微下压,正带着浓浓的恨意打量着她,

    “真是看不出,这么个小丫头竟能在长安城掀起一场腥风血雨。”

    南乔咬着牙,狠狠的瞪着他,“真是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后悔什么?”厉彦挑起一边的眉问道。

    一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,“后悔没有赶尽杀绝。”凤家、厉氏亦是如此,她一心只想救出哥哥,本该有机会搅起更大的风浪,她却离开前放过了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真是愚蠢至极!

    “口气不小,现在,我就送你去阎王殿!”说着,厉彦从腰间缓缓抽出佩剑,就在他握着剑柄刺下去的千钧一发之际,不远处一个人飞扑过来,直接将拿剑的厉彦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郡主,快走!”喊话的那人是之前还没死透的南晋随从。

    没被制住的南乔立即反应过来,一个鲤鱼打挺,翻身而起。而那随从刚将厉彦扑倒,便已经被厉彦的箭刺穿身体,南乔顾不得伤心,她知道此刻不是难过的时候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再次围上来,就在交手中,手臂上、身上又被人砍了几刀,幸好,她在打斗中趁机用摄魂铃控制了一些人,有了那些人的倒戈,她应付起来容易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她会邪术!”见此情况,凤文山惊恐的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站起身的厉彦也惊住了,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,怎么自己人跟自己人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纳兰光耀见势不妙,正要提长枪亲自上去时,南乔已经控制的那些人杀出一条血路来,往后山密林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自己养的私家军互相杀红了眼,纳兰光耀心痛的下着命令,让意识正常的兵杀了那些被邪术控制的兵。

    东边林子里,红菱等人被引到此处后,便已经没了刺客的身影,当她回头看到山头那明显的火光时,红菱心一惊,“中计了!”

    之前南乔拒绝她之后,她便带着人暗中保护南乔,当看到有刺客鬼鬼祟祟的出现在破庙附近时,红菱就带着人追了过去,接过,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计。

    红菱带人赶到庙里的时候,整个庙周围都被烧的焦黑,破庙没了,地上还有不少烧焦的尸体。

   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红菱庆幸的是没有发现南乔是尸体,她连忙派人回去将此事禀报姬无煜,而她则带着其他人继续寻找南乔的下落。

    桃花居四楼,探子入内。

    “主子,还没查到皇上去了哪儿。”

    岑溪端着酒杯站在窗口,望着远方,“继续去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探子退下后,寒少枫从外面走进来,慵懒的看了一眼窗边的人,

    “别看了,你的小心肝这会儿已经出了几个关口,早就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江陵王死了,南乔一定很伤心。”说完,他喝了一口杯中的酒。

    寒少枫坐到桌边,倒了杯酒,“江陵王的账只会记在姬无煜头上,借酒浇愁可不是你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“人是我引进来的,她的家书也是我亲自去送的,就连劫辇舆的主意都是我提给江陵王的,怎会与我无关?”

    “明明知道她那么难过,却不能去安慰她,就连与她道别...都成了奢侈。”

    寒少枫不以为然,“这世上的美人又不止南乔一个,你若真想要,我现在就可以去一楼挑上两个最好的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岑溪没再说话,喝完杯中酒后,他将酒杯放在桌上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寒少枫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去,或许明日一早还能见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岑溪已经踏出门槛,后面传来寒少枫的大喊,

    “姬无煜派了人跟着她,你去见她,你疯了!”

    岑溪理也不理,毅然决然的离开桃花居。

    腥风血雨的这夜终于过去,南乔不知道跑了多久,早已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本以为老天给了她一线生机,却不曾想,这条路已经走到了尽头,她的前方便是万丈深渊的悬崖。被她控制的那些人都死了,看着不远处天边升起的鱼肚白,再回头看看身后锲而不舍的追兵,她全身是伤,再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当真是天要亡她。

    “这下,看你还往哪里跑?”说话的凤文山,他身后的弓箭手整齐的拉弓搭箭,箭尖全部对准她的方向,只能一声令下那些箭便可将她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南乔冰冷的眼神扫过那些人的面孔,尤其是在看到纳兰光耀的时候,她停顿了两秒,随后抽回目光。

    “凤文山,当日雾瘴森林,我设计引你儿子入内,亲自驱虎杀了他,当时他就死在我面前,血淋淋的,身上的肉还被老虎吃了几块,真是大快人心啊!”

    凤文山目光阴狠,直接下令,“射箭!”

    “呵~”

    她的命,岂能由别人来取,南乔往后一退,直接落入悬崖,那些箭从她头顶飞过。

    在落入悬崖的那一刻,她听到有人在喊住手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人是谁,就在她身子急速往下坠落的下一秒,一道黑影从崖顶冲了过来,他在她的上方,将手伸向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