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155章 她比猛兽更凶残
    相比于之前几次来这里,此刻的梧桐宫内虽栽种了不少梧桐树,但显得十分冷清,枯黄的树叶落在院子里、青石路上。

    路过那一大片已经凋谢的七八的木槿花丛旁,折翼的枯蝶停在花朵上一动不动,越是美好的,就越脆弱,根本经不住冷寒的催残,蝴蝶的生命力在很快消逝,即使不死,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罢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有种莫名的悲伤。

    到正宫门口,南乔突然停住脚步,“小白,能不能让我先进去劝劝他。”

    知道哥哥的性子,就算慕白灼来多少次,他不愿意治脸,便是谁也勉强不了他。

    慕白灼点头,“好,我在此处等你!”

    南乔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“谢谢你,小白!”

    萧条的宫殿内,南牧笙只身着两件单薄的素色衣衫,他墨发披散顺着肩膀垂下,消瘦的脸庞略显苍白,在一边的脸侧,明显是一道长长的伤口,虽然已经结痂,但看上去还是有些狰狞,可想而知,他当初毁容时的坚定与决绝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南牧笙,早已不复当初南晋太子的绝世风采。

    他眼角微垂,修长的手正拿着毛笔专心致志的在书案上画着什么?似乎并未察觉门口来了人,或许,他觉得来不来人已经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真的是哥哥!

    真的是他!

    之前她还不信,如今亲眼所见,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心潮一阵涌动。

    南乔鼻子一酸,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,眼泪却从眼眶里如串珠似的,控制不住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认真作画的南牧笙似乎发现了什么,抬头的瞬间,正看到南乔泪流满面的站在门口,他心跳一滞,微微张了下干涸苍白的唇,发出的嗓音有些沙哑,

    “乔乔不哭。”

    南乔抬手擦了下眼角的泪,再也忍不住跑过去一把抱住南牧笙,

    “哥哥,为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南牧笙轻轻安抚着她的背,缓缓说道,“半个月前我得到消息,母后思我成疾,南晋那边传来她病重的消息,是我不孝,不能陪伴母后膝下,可能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难怪,当日哥哥会突然失控,跟宇文墨大打出手,恐怕那个时候,哥哥是抱着与宇文墨同归于尽的想法吧!

    “哥哥,你再忍耐两天,我们很快就会回去的,很快...”

    南牧笙叹了口气,“没用的,要逃出长安容易,可要逃出大邺那么多关口,仅凭你我的力量难如登天!”

    南乔抬起头来,压低声音认真说道,“如今我有行龙令,想必出关也不难,而且我还雇佣了一批杀手,必要时可以起到些作用,还有玲珑戏坊也会在那天有外演,可以聚集城内百姓围观,以便混淆那些官兵视线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哥哥容貌已毁,我有些不确定宇文墨会不会带你去护国寺,如果不带的话,我就想办法用行龙令把你带出宫,如果宇文墨非要带你去的话,到护国寺后我会先用月魂...”

    听完她的全部计划,南牧笙心底燃起一丝希望,“眼下我被禁足,宇文墨应该不会带我出宫,不过也不一定,不如我再试探下,明日正午给你确切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打算怎么试探?”南乔又怕他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办法,明日你再入宫一趟,到时候我会用琴音传消息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说道,“宇文墨这次出行,我总觉得有问题,可是哪里有问题我也说不上来,总之,在不确定的情况下,千万不要轻举妄动!”

    南乔想起那次在姬无煜那里看到的地形图,将当时姬无煜的话一五一十的对南牧笙说了,南牧笙听闻后,只说道,

    “最好能半路杀出其他的刺客来,我们好浑水摸鱼,不过,要是能将宇文墨真正走的路线告知给那些刺客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南牧笙又在南乔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。

    后来,南乔说动哥哥先治脸,又出去把慕白灼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不能告诉慕白灼真相,他身为东郡王世子,还是不知道的好,以免事发后牵连他。

    出宫时,天刚刚擦黑,马车里,南乔才想起忘了问哥哥当日是谁救的他,又是谁把南晋的消息传给他,南乔当时一伤心,把最重要的事情忘了。

    慕白灼疑惑的看着她,“小芜玉,你到底怎么了,最近看你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南乔回过神来,“我在想后天是不是会有很多大臣跟着皇上出行啊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到时候我也会去凑热闹呢!”

    “那一般这种情况宫里的娘娘都去吗,还是只去一部分?”

    “得宠的就去,不得宠的肯定留在宫里了。”

    南乔点点头,“那像南妃这样毁了容的,想必不会再出行了吧?”

    慕白灼也不能百分百的确定,“这种事阎王比我清楚啊,往年出行队伍都是他来护卫安排,皇上都交由他做主。”

    马车经过平定王府门口时,停了下来,南乔跟慕白灼告别后,便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慕白灼头从车窗探出,“天都黑了,你这样去找阎王,会不会不太方便?”

    她与姬无煜之间不该发生的全发生了,如今,她要不惜一切代价,尽全力助哥哥回南晋。

    南乔苦涩一笑,“没事,我与王爷本就有婚约在身,再说,世子殿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保守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芜玉,这不是你啊,以前的你对阎王可是退避三舍。”

    她还能回到以前吗?

    回不去了!

    “以前世子殿下还劝我从了王爷呢,莫非你忘了?”

    慕白灼无奈的瞪了她一眼,“我现在可是你的亲人,关心你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虽然有些肉麻,但她心里是感动的,“当然可以,世子殿下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以后有任何事都可以告诉我,别憋在心里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慕白灼笑了下,于是头缩回马车,放下帘子。

    看着马车缓缓离去,南乔心里五味杂陈,纵使前面龙潭虎穴,她也要去闯一闯。

    像往常一样,她大方的走进王府。

    迎面便碰上乘风等人,乘风首先和其他人上来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王妃,您来找王爷吗?”

    南乔点头,试探的问道,“王爷在书房吗?”

    乘风老实道,“王爷有事出去好大一会儿了,这会儿不在,要不王妃去暖阁先等等,属下去告知王爷一声。”

    南乔眉目含笑,“不用了,等他忙完,我先随便走走就是!”

    乘风客气道,“那好,晚上风大,王妃要是累了就去暖阁休息。”

    南乔点点头,不在多语。

    几人本想套套近乎来着,见南乔客气的疏远,只好简单的打个招呼后便离去。

    南乔转身的没走两步,便听到几人私下小声议论起来,声音虽小,但她还是听到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只要咱们王爷看上的,就算再桀骜不驯的野马也能训温顺了,你们看,这二小姐如今还不是...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,万一王妃听到,你就等着被主子罚吧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我就是为王爷高兴。”

    乘风叹了口气,“记吃不记打,你就是因为这张嘴才多次被主子罚,该长记性了。”

    破浪不耐烦他了,“哎呀你别唠叨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你好...”

    乘风等人越走越远,南乔驻足在原地片刻后,松开握紧的拳头,深吸一口气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她是桀骜不驯的野马?

    呵~

    她只会比野马更狂暴,比猛兽更凶残。

    姬无煜,等下次战场再见时,你就知道,我是不是被你驯服温顺的马?

    去了书房,南乔做贼心虚,但面上却没一点心虚,她从容不迫的寻找着那张图,只有确定皇上走哪处,她才能多一些胜算。

    翻了书案下的暗格,终于在一本书里发现夹杂的那张图,南乔将图打开看了一遍,对姬无煜标的几个点和埋伏的兵马大致有了了解,如果哥哥出宫,她只能从其中搜寻漏洞下手。

    在心里记住后,南乔又将那图纸夹回书里。

    从容不迫的关上暗格,南乔从书架上随便找了一本书来看。

    她不能就这么离开,王府那么多人都看到她进这里了,姬无煜疑心重,只有消除了他的疑心,她才能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,南乔在这里就是故意等姬无煜回来。

    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姬无煜果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南乔坐在他平时坐的位置上,眼皮也没抬,盯着书卷,似乎看书看得很入神。

    一股外面的冷气带到她身边,南乔知道是他,抬头一望,正要站起身给他行礼,接过却被他阻止。

    姬无煜到她旁边挤着坐下,习惯性的搂着她的肩,

    “南儿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南乔笑着说道,“我也是闲的无聊,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却认真的盯着她翻的这一页,认真的说道,“这里面讲了几百年前被灭的长俞国,南儿可听过金贞夫人的故意?”

    “金贞夫人?”

    南乔确实没去了解过这个人,毕竟很多历史的东西传到现代的时候,连国家名都没有记录,何况一个女子,她手里的这本书,恐怕是那个时候谁撰写的野史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