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85章 醋坛子打翻了
    队伍里当下就有两人下马,跑过去将那山羊抬了过来,众人纷纷赞扬,

    “二小姐好箭法!”

    “太厉害了,这么远的距离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距离并不近,就算是凤麟射出的那一箭也不一定射中,只是南牧笙和岑溪不想凤麟惊了那山羊,所以这才出手将他的箭射落。

    凤麟只差气的鼻子都歪了,“猎物见着人人有份,你们别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岑溪不紧不慢道,“抢射猎物各凭本事,谁射中便是谁的,而且此次狩猎并未有规定不许射落别人的箭!”

    “你们...!”凤麟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凤文山的老脸此时更加不好看,黑沉沉的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南乔微微勾唇一笑,“承让!”

    几人得了只肥山羊,心情十分好,于是继续骑着马往前走。

    南牧笙想想都觉得痛快,“要是他们继续跟着,恐怕天黑都打不到猎物了。”

    南乔往后望了一眼继续跟上来的凤氏一族,眼里噙着坏坏的笑意,

    “那样才好玩呢!”

    刚刚的这一幕正好落在不远处另一小队眼中,依旧打酱油的清宜忍不住惊叹一声,

    “天啦,我没看错吧,刚刚那一箭真是芜玉射的吗?”

    但此话刚一出口,前面戴着面具,身穿黑色骑装的男子便朝她看来,清宜有些心虚,连忙垂眸看着地上,刚刚她一不小心就说了芜玉的名字,她不是在说平定王啊,平定王的眼神肿么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姬无煜抽回目光,意味深长的盯着南乔的背影,瞳孔微眯。

    打了一上午猎,南乔一行人在一处河边停下歇息,随侍们在河边清洗猎物,岑溪生火,南牧笙负责把清洗好的一部分猎物,用削尖的木棍穿起来,南乔则搭架子准备烧烤。

    大家相处的其乐融融,各自忙着手里的活,等吃饱了下午可以继续打猎。

    凤麟一行人也停在河边的另一边,时不时的朝这边看。

    人家又是肥羊又是山鸡野兔的,而他们,只有可怜巴巴的两只兔子几只鸡,这么多人根本不够吃,一旦吃掉了比试结束的时候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猎物,那可就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南乔那边美滋滋的开始了烧烤,加上南乔早有准备,在肉上撒上盐和调料,别提那味儿有多香了,大老远都能闻到。

    凤麟等人眼馋的看着那边,只能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正围着火堆的南乔一边烤肉一边说道,“就这样了还跟着我们,我倒是有些佩服凤家人了,脸皮够厚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老是这么跟着也确实烦。”岑溪翻了翻那块快要烤好的肉。

    这时,河边又来了一队人,正是姬无煜的队伍,他们队伍并未架起火堆烧烤,而是静坐在河边歇息。

    南乔看到那带头的黑色骑装男人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怎么哪儿都能遇到这瘟神,真是扫兴!

    岑溪也顺着南乔的目光看了过去,见到不远处的姬无煜心里顿时明白了,南乔和南牧笙此刻脸色都很难看,自然是因为看到了战场上的仇人心里不爽。

    南牧笙安慰道,“妹妹,今日狩猎遇上那人在所难免,你就当没看到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为了转移南乔的注意力,岑溪将手中的烤肉递给南乔,语气莫名温柔,“玉儿,尝尝看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南乔不好意思道,“我的也快烤好了,岑溪你烤了半天,还是你自己吃吧。”

    岑溪笑着说道,“我还不饿,你吃我的,等下我再吃你烤的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再说下去就矫情了,南乔只好接了过来,咬了一口后连连称赞,“嗯,好吃!岑溪你手艺真好!”

    岑溪听完又多拿了一些肉过来烤着。

    “妹妹喜欢吃可以多吃点。”南牧笙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南乔看到那边的清宜,清宜看样子很想过来跟她们一起,可能碍于姬无煜在,所以束手束脚的不敢来。

    “哥哥,等下我们多烤一点,我有个朋友在那边,我好叫人给她送些过去。”

    南牧笙点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很快,南乔便叫来一个随侍,让他拿了不少烤好的串给清宜送过去,要不是姬无煜在那儿,她就亲自过去把清宜拉过来了。

    清宜收到烤串后向她挥挥手,开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但问题又来了,平定王的队伍中就她一个人吃好像有点不好,芜玉给她送了好一些,其他人就算了,可平定王,怎么着也得给他分一半吧!

    可人家是平定王,会要吗?

    不过给不给是她的事,平定王不要也没事,大不了她自己多吃点。

    岑溪见南乔嘴角边沾了一点烤肉,掏出手帕帮她擦掉,宠溺的说道,“玉儿真可爱,像个孩子!”

    南乔刚刚是看到姬无煜心里不爽,才不注意形象的,现在被岑溪这么一说,她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岑溪,你别光看我,你也吃啊!”说着,她拿起自己烤的肉,递给了岑溪。

    岑溪笑的暖暖的,闻了闻味儿,“真香,玉儿烤的肉一定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南乔见他光说话也不吃,推了下他的手,间接性的将那烤肉送到他嘴里,在别人看来就是她喂的岑溪。

    “光说不吃,你怎么知道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岑溪咬了一口,一脸满足,“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东西!”

    这一幕正好落到某个人眼里,姬无煜突然站起身来,双拳紧握,朝南乔这边盯了几秒后,随后大步走入林中。

    众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有些诧异,就连站起身要给姬无煜送烤串的清宜都愣了下。

    闪电诧异道,“王爷怎么突然走了?”

    乘风几人也连忙跟了上去,“王爷,王...”

    清宜见姬无煜离开了,开心的大叫,随后朝着南乔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芜玉,你们的烤串好好吃!”她边吃边往南乔身边凑。

    南乔冲她笑着说道,“你早就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清宜边吃边说,“你以为我是你啊,我可没那个魄力惹平定王,你不知道,你先前拿箭指着他都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真要射平定王呢!”

    南乔不想再提那个人,“清宜,别说了!”

    可这话还是被南牧笙和岑溪听到了。

    南牧笙忍不住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岑溪也看了过来,“你是说玉儿拿箭射平定王?”

    清宜点点头,“是啊,本来芜玉和我之前在平定王队伍里的,后来她跟平定王吵架后就一个人骑马跑了,然后平定王就骑马去追...”

    南乔连忙捂住她的嘴,脸颊不自觉的爬上红晕,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南乔后悔死了,要是早知道姬无煜那么过分,她打死也不进姬无煜的队伍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左右两道目光都朝她齐刷刷的射来,南乔一见他们的样子就觉得可怕,她松开清宜连忙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他最后没追上我,然后我就回大营了,就这样子。”说完,南乔就去了河边,她捧着清水洗了把脸,才将脸上那不正常的滚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南牧笙和岑溪见她想一个人静一静,就识趣的没去打扰她,虽然南乔最后说什么事也没有,但两人心里都起了疑惑。

    一行人终于吃饱喝足,开始收拾东西,南乔此时也走了过来,把自己的东西收了起来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乘风又从林中折返回来,给南牧笙和岑溪见了个礼后对清宜说道,

    “清宜县主,王爷让我来接您回队伍!”

    清宜不舍叹了口气,“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南乔本想留清宜在自己队伍,但眼下她好不容易跟姬无煜分道扬镳,若是再强行留下清宜,惹急了姬无煜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?

    她拍拍清宜的肩膀,“别难过,狩猎不是三天吗,第二轮第三轮狩猎你加入我们这支队伍,我们还一起打猎!”

    清宜心情好多了,“嗯,芜玉,那我先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南乔愉快的说道,“好,等狩猎结束,晚上我给你烤肉吃。”

    清宜笑着点点头,“太好了,晚上又可以吃到芜玉你烤的烤肉,想想就开心!”

    此刻,乘风上来有些为难的说道,“还有,王爷让我给二小姐带句话,没有他的同意,您还是他队伍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南乔冷冷道,“回去告诉你们王爷,我纳兰芜玉不归他管!”

    乘风看着其余两人也黑着一张脸,他见识过二小姐的脾气,更不敢去惹旁边的南妃和汝阳候,于是也不敢多说,只能带着清宜灰溜溜的回去了。

    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后,南乔和南牧笙一行人又入了林子。这时,凤麟等人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南牧笙还是忍不住问道,“妹妹,你怎么惹上姬无煜了?”

    南乔顺口道,“哪是我惹他,他那人毫无道理可讲,简直就是只疯狗!”

    岑溪安慰道,“以后玉儿离他远些便是,还是不要为了平定王影响到你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南乔赞同,“嗯,岑溪说的对,这次我们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,哪能为了那种人影响心情,哥哥,你也别再问了,我与他是不共戴天的仇敌,迟早会杀了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