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52章 可以找凤文山敲诈
    初步计划成立,接下来南乔缺的就是钱了,光是租场地就需要好大一笔银子,目前自己在纳兰府这点月例银子是远远不够的,她估算了下开戏坊的费用,必须得想办法在短时间内凑足两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厉氏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早上,而厉氏嫉妒的恶名,一夜之间已经传遍整个长安城,同样的,纳兰芜玉菊花仙子的美名也传遍,一时间,原本风平浪静的纳兰府名声大噪,成为整个长安城的焦点。

    纳兰光耀知道这件事后,看都懒得看厉氏一眼,对她是越发的失望,昨晚上直接宿在赵姨娘的那儿。

    厉氏得知这件事整个人都快疯了,她第一次如此失控,一气之下将屋子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纳兰嫣琴听说母亲情绪很不好,第一时间就赶到了梧桐苑,正要进到里屋的时候,就看到满地的碎瓷片和暴怒的母亲,她从来没见母亲这个样子,自然也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口不敢进去,只见母亲身着白色亵衣亵裤,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,她嘴里不停地喃喃道,

    “浮锦裙,昨天那套流光浮锦裙呢?”

    厉氏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,她转身一头扎进衣柜,开始将那些衣服翻得乱七八糟,找出昨天那套入宫的衣裙时,随手拿起桌上的针线篮里的剪刀就是咔嚓一阵乱剪。

    纳兰嫣琴又怕上去阻止母亲会受伤,她咽了咽口水,索性对身后的丫鬟吼道,

    “一个个的还愣着干什么,都瞎了吗?还不赶紧上去,若是剪刀伤了母亲万一,本小姐就剥了你们的皮!”

    丫鬟们自认倒霉,要知道厉氏手中的可是剪刀,一个不小心就会戳伤了她们,但碍于纳兰嫣琴的淫威,她们一个个只能小心翼翼的上去规劝厉氏。

    厉氏手中的剪刀被夺,又不甘心的用手去撕那件衣服,她一边撕衣服一边骂骂咧咧道,“都是那小野种,她一定是回来替她元氏那贱人讨债的,该死!她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直到那件华贵的衣服被撕成碎片,厉氏才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纳兰嫣琴这时候凑上去,“母亲,你说,昨日是那野种害的你?”

    昨日的事情纳兰嫣琴是不知道的,厉氏一开始就没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除了她还有谁?真是没想到啊,看上去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,这个野种还真有些本事,竟敢反咬我一口,原本是我算计她的,结果被她反算计,不得已在毒发前撞晕自己,这个野种可比她娘厉害多了!”

    厉氏手掌中死死地握着那块碎布,眼中怨毒的火焰似乎能随时随地喷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名小丫鬟颤颤巍巍的来报,“夫人,东郡王世子殿下来咱们府上了。”

    厉氏还没开口,就被纳兰嫣琴抢了先,“你是说世子殿下来了,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见纳兰嫣琴喜出望外的样子,丫鬟将头低的更低了,她小声的回答道,“回大小姐的话,世子殿下往紫兰苑的方向去了。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的紫兰苑,南乔又去了后院给灵聪喂食,她对‘菊花仙子’的虚名完全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灵聪养在后院,一般丫鬟不敢靠近,所以每日的喂食都是她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之前纳兰嫣琴放灵聪咬她的时候,她就发现灵聪不是一般的狗,外形有点类似于现代的警犬,背部全黑,脖子以及腹部以下的毛色金黄,有几分灵智,只是落在纳兰嫣琴不会驯养,只会让它示威咬人,真是白白可惜了这么聪明的狗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世子殿下来了。”奴儿来禀报。

    南乔正梳理着灵聪的毛发,随口应了一声,“知道了!你备好茶点,我等下就来。”

    奴儿看着地上专心替狗梳毛的少女,眉头微皱,贝齿咬唇,退下的时候轻微跺了下脚。

    南乔眼下有些发愁,昨夜为了计划戏坊的事她一夜没睡好,长安城内场地租金昂贵,在短时间内如何凑够这么一大笔钱?

    父亲那里肯定是不能开口的,他可是朝中有头有脸的人物,而且当官的本身就很忌讳家中有人经商,她还是府上的嫡女,要出去抛头露面肯定会被父亲打死的,所以要做这件事她得瞒着所有人才行。

    要知道,商人在这个时代地位是最低下的。

    慕白灼开药铺是不一样的,他那是救死扶伤,高尚的职业,而自己这个戏坊在外人看来就是为了捞钱的。

    昨天用故事已经占了慕白灼一个大便宜,虽说自己暗自发誓以后找到鬼面菩提补偿给他,但她确实拉不下老脸开口找他借银子。

    正当她愁眉苦脸之际,脑中灵光一闪,顿时有了一个主意。她兴奋的一拍大腿,吓得灵聪连忙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嘿,我怎么把凤麟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以找凤文山那个老王八蛋敲诈啊!

    当时她只是在催眠凤麟的时候顺手做了点手脚,是为了日后关键时候和凤文山谈条件保命用的,不过现在为了银子就让凤麟恢复正常,好像自己有点亏啊。

    算了,先去见慕白灼吧,她还没好好感谢人家帮忙呢!

    谁知,她还没踏入前院,就见不远处的纳兰嫣琴缠着慕白灼,还将她雕花石桌上的点心瓜果拿去献殷勤,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慕白灼并不想理会纳兰嫣琴,似乎还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纳兰嫣琴坐在慕白灼旁边的位置,葱白的手指拿一块雪白的糕点,就差想喂到慕白灼嘴里。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,你尝尝这雪梨糕,很好吃的!”

    慕白灼坐在那里将脸微微偏向一边,“大小姐,本世子是来找芜玉的,你这样乱动她院子里的东西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的,我跟二妹妹一向关系都好,她不会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微微一笑,紧接着她又往慕白灼边上靠了一些。

    慕白灼闻着那股浓烈的脂粉味在向自己靠近,猛然站起身来,“本世子不喜欢吃甜的,大小姐还是自己用吧!”

    这时,他才抬头看到站在花圃边一直偷笑的某人。

    慕白灼满头黑线,大步朝南乔走过去,抱怨一句,

    “小芜玉,你怎么才出来啊?”

    南乔朝他弯了下腰身行了个礼,“不好意思世子殿下,让你久等了!”

    他二话不说一把拉起南乔的手,“你这里人多,不如去我那里。”

    南乔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他抓着一直走,“唉,世子殿下,您慢点!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哪里会那么容易放他们走,她直接起身,三两步走上去,打开双臂,拦住两人的去路,

    “世子殿下这是要带二妹妹去哪儿?”

    为了能给慕白灼留下一个好印象,纳兰嫣琴只能摆出一副大姐的样子,明面上是在关心纳兰芜玉这个妹妹,实际上她恨不得纳兰芜玉去死。

    “本世子要带芜玉出去散散心,还请大小姐让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二妹妹一个未出阁的千金小姐,又怎能与世子殿下您一起出去散心?要是被人看到了会说纳兰府闲话的。”她皱起眉头,又看着南乔说道,“二妹妹,你虽然从边境回来,一向粗野惯了,不在乎男女有别,但这里是纳兰府,不比你之前生活的那种小地方,凡是都要讲究规矩,不要做什么出格的事给父亲脸上抹黑。”

    不在乎男女有别?在小地方长大?给父亲抹黑?

    纳兰嫣琴的每句话可都是在把她往死里贬,想让慕白灼对自己产生偏见,远离她然后顺便抬高自己的身价!

    可惜纳兰嫣琴打错了算盘,纳兰芜玉的为人如何根本不用解释,慕白灼心里都有数的。

    还不等南乔开口,慕白灼不悦的扫了她一眼冷冷道,“大小姐的意思是在说本世子是那市井流氓之辈,芜玉跟本世子一同出去走走就能抹黑纳兰府,还是说,大小姐瞧不起小地方长大的妹妹,所以口口声声将小地方来的这种话挂在嘴边,你表面上是关心芜玉,实际上口蜜腹剑心肠歹毒,你以为就你这在这儿搬弄是非本世子就会信你?识像的赶紧滚开!”

    纳兰嫣琴整个人懵了,她本来以为可以借此诬蔑纳兰芜玉,哪知慕白灼会如此维护她,还把事情看的这么透彻。

    南乔本来只想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不打算参与,没想到慕白灼还有霸道的一面,她原本以为他就是个纨绔呢。

    慕白灼毫不客气的将挡路的纳兰嫣琴推开,抓着南乔的手腕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紫兰苑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两人刚走出不远,身后就传来纳兰嫣琴发泄怒火的大叫声。

    出了纳兰府,慕白灼又恢复之前那个玩世不恭的形象,缠着她问道,“诶,小芜玉,你看我刚刚装阎王的气势装的像不像?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是装的?阎王...”

    南乔差点没被口水呛到,听到阎王一词脑子里立马就浮现起那个玄色王袍的男人来,她刚刚本来还想夸慕白灼几句的,他那么维护自己,现在看来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小芜玉,你怎么了,脸色这么差?”慕白灼关心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