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40章 似曾相识的眼神
    如意眯了下眼,微微点头,“小姐放心!”

    其实院内所有的丫鬟,除了如意,哪个南乔又不是小心翼翼的防着,只是这一个,她有种直觉,这丫鬟似乎不止是厉氏派来监视她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紫兰苑所有人经历了昨晚的‘浩劫’都十分怕灵聪,而这丫鬟见到灵聪面不改色,她太过镇定,南乔这才起了戒心。

    到前院的时候,送礼的小厮已经离去,替她汇报的那粉色衣衫的丫鬟毕恭毕敬的站在院内,像是随时等候着她的吩咐那般。

    可她之前明明吩咐过,除了如意,所有丫鬟都被她赶去做粗活,没有让她们近身的习惯,莫非,这丫鬟忘了她当初下的命令?

    不过,南乔也没明说,她优雅大方的坐在了桌前,自言自语起来,“我一向与平定王并无交情,他为何要送我礼物?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南乔已经打开了那精美的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里装的并非其他物,而是一瓶药、一枚飞镖、一封信。

    她首先拿出那瓶药来,上面贴着玉肤膏三个字,一看就是愈合伤口用的,她很自然的将袖管撸起,随后将药交给如意,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知道我被狗咬伤了,这平定王府的药肯定比咱们府上的好,不管了,你先替我抹上,我就怕这伤口留了疤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?”

    如意接过药膏打趣的笑说道,“小姐放心吧,等小姐露了面,长安城的公子哥儿还不得踏破咱们纳兰府的门槛啊!”

    南乔不好意思的抚了下耳边的发丝,竟敞开心扉与如意闲聊了起来,“一般人我可不嫁,要嫁就嫁这世间最好的男子,不过要是能嫁给皇上,入宫成为娘娘那也不错的,到时候就连厉氏和纳兰嫣琴都得对我俯首跪拜!”

    如意接过话来,“小姐这么漂亮,到时候一有机会,咱们可以去求求老爷,让老爷想办法送你入宫,以小姐的家世样貌,皇上定会对小姐青睐有加。”

    这主仆二人的对话,简直让一旁干站着的红菱无语,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主仆,仗着自己长得有几分姿色就想入宫当宠妃,就这脑子,只怕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丫鬟便是红菱易容的,原来的丫鬟叫奴儿,已经被她一早弄出府了,她给了丫鬟不少银子,又派人将丫鬟送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见纳兰芜玉药膏擦好,慢悠悠的拿起那枚黄金飞镖,红菱眸色一沉,暗自观察着纳兰芜玉的一举一动,就连微小的表情,她都要事无巨细的上报主子。

    只见纳兰芜玉拿在手里随意的把玩一番,随后睁大眼好奇的左看右看,“这个飞镖做的还真是别致,可是平定王送给我一个姑娘家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红菱觉得有戏了,她一定能探查出点什么来,可接下来的事,让她彻底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少女苦恼了半天,终于眼珠子一亮,“哦,我知道了,王爷一定觉得父亲也是习武之人,但送一枚飞镖又不太好意思,所以应该是让我转交给父亲,让父亲找了工匠,按着这个形状多做一些防身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如意好奇的看了看那枚飞镖,飞镖的形状,像极了小姐眉心之间的伤口,但她仅仅只表现出好奇来的目光来,

    “奴婢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飞镖,要是老爷看到了,也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南乔开心的点点头,“嗯!好好收好,等父亲回府,我就拿去送给他!”

    南乔将一个整日束在闺阁小姐的无知、自恋、娇气表演的不着痕迹。她又怎会不知,这就是当晚姬无煜伤她的飞镖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红菱脑海里瞬间崩溃,主子本想用这枚飞镖试探下二小姐,哪知这二小姐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!

    莫非是她暴露了?

    也不对啊,她可是易容成院子丫鬟的模样,就连她自己照镜子都看不出半点破绽,其他人更不可能看出来了

    红菱观察了南乔半天,也只得出纳兰芜玉虚荣、自恋外加狂妄自大的结论。

    关键是纳兰芜玉还要把主子的飞镖大量复制送给她爹,真不知道,主子知道了会是怎样的心情?

    终于等纳兰芜玉放下飞镖拿起那封信,红菱最后燃起一丝希望,她暗自祈祷,老天爷,让她快点从纳兰芜玉身上查到线索,早日离开这对奇葩主仆,回到主子身边去!

    南乔看着手中的信,想起她那晚掉包,故意把信留在平定王府的事,当时她本来准备把普通的信放到盒子里放回去,无奈触碰到机关,就算放回去也会惹人怀疑,所以她就换了个思路,准备搞破坏,让姬无煜分不清,她是来偷信的还是偷国家情报这类东西,因为在这个群雄并起的时代,每个国家或多或少都会派出些探子,谁知一切她还没来得及做,姬无煜就已经出现在书房,这让她不得不趁混乱打斗的功夫,将信遗留在现场,来混淆姬无煜的判断。

    其实这封信跟她之前的那封内容一样,只是她用的是普通墨水,字不会产生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我上次让你去寄的信吗,我还以为丢了呢,原来是被王爷捡到了啊,改天见到他一定要好好谢谢他!”

    南乔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喜一般,扭过头去开心的看了如意一眼。

    如意一双眼睛笑的弯弯的,“等会奴婢再去驿站跑一趟,小姐就不必重新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受了伤,好好给我养着,过两天还要陪我入宫呢!”

    南乔随意的将信交给旁边的红菱,随便嘱咐了句,“你替如意去一趟驿站,把这封信寄出去。”

    红菱见什么也没打探出来,微微迟疑了下,伸手接过少女递来的信,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在她手接过信的一瞬间,南乔看到了丫鬟左手虎口处有道浅浅的疤痕。

    她脑海里迅速浮现出,那个在慕氏药铺照顾她一晚的女孩,面前的女孩却不是那天的模样,要不是这点小细节,她根本无法断定她究竟是谁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不排除,这个世界上有易容术这种东西,因为南乔从来不相信巧合二字。

    见红菱走远后,南乔这才松了口气,“如意,要是我没猜错的话,她应该是姬无煜的人,以后我们行事得更加小心了,千万不要在她面前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如意面色也立马变得严肃起来,“要不是我了解小姐的脾性,刚刚就差点暴露了,还好没让她看出什么来,不如小姐想办法把她直接赶走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样一来姬无煜会更加怀疑我,到时候他还会派别人来监视我,那简直防不胜防。既然我发现了这丫鬟的身份,就不怕她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。”

    她院里的那些丫鬟都被狗吓坏了的,看到她手上的咬伤怎么可能如此平静,所以南乔大胆的猜,这丫鬟应该是今天刚到她身边的,既然如此,那她就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估计就连那瓶药,应该也是姬无煜送来试探她额头上有没有伤,不过凑巧的是,她正好手臂也受伤了。

    南乔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,她忽然觉得眉心开始隐隐作痛起来。想必现在,眉心那朵玉兰花红已经成为她身上最大的疑点了吧!

    不过,姬无煜没证据,不能仅仅凭她在眉心雕一朵玉兰花,就断定夜探王府的就是她,片刻后,她殷红的唇瓣微微开合,咬着牙一字一顿道,

    “姬无煜,你想要我的命,我不会让你如愿,因为在那之前,我会先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灯火繁华的长安,青石板砖的街道两侧,挤满了熙熙攘攘的小贩,叫卖着蔬果糕点鞋样冠梳、珠翠头面等物,繁华喧嚣,甚为热闹。

    南乔出门前,嘱咐如意和奴儿一起绣百花图,其实就是让如意监视奴儿,她想要一个人清静清静,不想随便出来走走就被人跟踪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熟悉这个地方,将来才能做好万全的准备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逛着逛着,少女走到一处卖面具的小摊上,觉得这些面具十分有趣好玩,于是顺手买了一张狐狸面具戴上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缓缓经过她身边,空气中似乎隐隐多了丝香味儿,是一种十分名贵的香。

    少女本能的回过头去,微风吹起的瞬间,掀起马车金边帘一角,隐约可见车内一男子,她在看向男子的时候,那男子似乎也在看她,还未等她看真切里面的人,那吹起的金边帘已经迅速落下,阻断了他们之间的视线。

    刚才马车内太暗,南乔并未看清楚那张脸,只觉得刚刚那人的眼神有些似曾相识。

    南乔收敛心神,无奈的摇摇头,在这个地方,哪里还有什么她熟悉的人呢!

    听闻飞凰楼可以一览整片长安城,那里地势偏高,一共七层,每一层都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,不止如此,那里还有本地人爱喝的青梅酒,就连外地人,来到这里后都会去喝上一杯才不枉来长安一趟。

    闻名不如一见,南乔就顺着路人的指点来到了飞凰楼门口。

    她刚进去,小二就热情的招呼了过来,

    “客官,里面请,要吃点什么?今年的青梅酒格外香醇,您今儿算是来对了,掌柜的说凡是来观景的客官,都会送上一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