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嫡女心计,妖孽王爷请让道 > 第23章 高攀不起
    南乔看到如意脸上被打的肿起来的脸有些心疼,这些日子,都是这丫头为她四处奔波打探消息,对她十分忠心。如意对她来说,已经不仅仅是一名婢女那么简单,她更像是朋友,姐妹那般,陪着她在这风雨飘摇的长安城迎难而上!

    她绝不会让如意就这么白白被人欺负!

    凤麟多少听到如意跟南乔说的话,天性好色的他见到美人心情莫名的畅快,早就将纳兰嫣琴受伤一事抛到九霄云外,纳兰芜玉可比纳兰嫣琴美的不止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凤麟一收刚才凶神恶煞的样子,此刻换上一张比谁都和善的笑脸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去,一挑眉,嘴角裂开一抹得意且猥琐的笑,“你就是我那玉儿表妹?”

    南乔眯着眼嫌恶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,男子穿着锦衣玉冠的华服,胸口绣着一团金银线织就的锦鲤,腰间两侧挂着名贵的玉佩香囊,全身上下象征着身份和富贵。

    “不知凤少爷来我院里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听闻玉儿表妹从边境刚回来,表哥当然是第一时间来看你啊!”

    凤麟伸手就要去摸南乔的脸,南乔快速往后退了一步,躲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南乔目光阴沉,冷了几分,“凤少爷会不会是认错人了,我的外祖父是边境镇长,早些年去世了,除了家母外并没有其他子女,可家母元氏早在一个月前去世,元氏一族人丁稀薄,到我这辈唯独剩我一人,高攀不起凤家这么显赫的亲戚!”

    元氏一族的事南乔倒背如流,她不会让纳兰芜玉的身份出现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凤麟也不恼,低低的笑了几声,“玉儿是纳兰府嫡女,跟着你姐姐喊我一声表哥也当得,不过...既然你不想喊爷表哥,喊夫君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啪!”凤麟挨了一耳光,是南乔打的。

    “无耻之徒,立马给我滚出去!”南乔怒吼,指着门口,她要不是控制着怒火,岂会是一巴掌这么简单的事。

    她可不怕他带来的一帮人,这人就是个无耻流氓,就算闹出事她也不怕理亏。

    众人惊了,没想到一向在长安城横着走的凤家少爷被人打了一巴掌,还是毫无背景的纳兰二小姐打的,虽说二小姐背了个纳兰府嫡女的身份,可谁不知道这就是个没母家帮衬的空壳!这二小姐到底是边境来的,知不知道惹怒了这位爷下场凄惨啊!

    可更令人震惊的事还在后面,凤麟不怒反笑,伸舌头顶了顶被打的脸,贱贱的说道,

    “想不到玉儿妹妹还是个有脾气的,不过,你越是性子烈,爷就越是喜欢你!”

    南乔气得要死,只恨不能把他脑袋拧下来当球踢!却不得不隐忍。

    凤麟也不把她惹急,别有深意的看了南乔一眼后,他手一挥,“走,等玉儿妹妹气消了爷再来看她!”

    说完,还朝着南乔眨眨眼。

    南乔头皮发麻,当下感觉胃里翻涌,恶心上头。

    引着凤麟来的那丫鬟傻眼了,这不是她家小姐想要看到的结果啊!凤少爷一向最疼大小姐,大小姐说一不二,就算要天上的星星都能摘下来,今儿竟然对大小姐阳奉阴违也就罢了,被打了还能笑得出来!

    凤少爷不会是傻了吧!

    丫鬟名叫花容,是纳兰嫣琴身边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凤少爷,您就这么走了,那小姐那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云初就被凤麟瞪了一眼,连忙收住了口。

    见一行人出了院子,南乔才松了下来,她将如意拉到屋子里,找出药来替她消肿。

    “以后要是再有人前来闹事,你不必拦着,我自有办法对付!”说着,南乔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意这如花似玉的小脸肿了一片,看得南乔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“小姐,都是我不好,你今日得罪了那凤家少爷,改日,还指不定他怎么报复你呢!”

    南乔眉头轻蹙,冷静的说道,“不怕,凤麟是纳兰嫣琴的表哥,他来找我麻烦是迟早的事,想躲都躲不掉的!”

    斜阳射入窗口,形成斑驳的剪影投到屋内的书案上,南乔端坐在交椅上,拿着狼毫在宣纸上写些什么,过了一会后,她将那张纸翻了过来,继续写。

    如意脸上了药,一个下午便消肿了,她端着糕点走进屋子,将糕点放到书案上。

    “小姐,凤少爷离开后,红杉苑那边大闹了一场,听说大小姐又摔了一屋子东西呢!”

    南乔只是抬了下眼皮,“她自然要闹一闹的。”

    写好了东西,南乔将那张纸放到余晖下晒着,“你家小姐在盂县可还有朋友?”

    盂县便是大邺的边境,那边也靠近南晋的边境,今日被凤麟一闹,南乔想到了个传递消息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如今她与南牧笙被困长安城,眼下局势十分严谨,南晋的探子想要混入长安城打探消失难如登天,若是她再不放出点消息回去,恐怕南晋那边都要急死了!

    还好盂县有南晋秘密安插的线人,否则,她也没法子。

    如意说,纳兰芜玉在边境确实有个相交甚好的朋友,于是南乔在信封上写了如意说的地址。

    次日,南乔将信交到如意手上,让她拿去驿站寄出去。

    因为信上动了手脚,所以她不怕正大光明的寄,越是正大光明,越是不容易引起怀疑不是吗?

    快到下午时,见如意还没回来,南乔有些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她有些心烦的将书合上,听到脚步声还以为是如意回来了,抬头一看此时门边站着一名小厮,

    “二小姐,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!”

    没有南乔的命令小厮不敢进去,得到首肯后,小厮将一张纸条放到书案上后便匆匆离去,生怕南乔叫住他一样。

    南乔皱了皱眉,心想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她将纸条打开一看,果然!如意出事了。

    纸条上说,想要见如意,只有去暖风阁,还不能告诉任何人,若她不去,如意便会死!

    南乔没得选,第一时间出了纳兰府。

    去暖风阁她还是跟人问了路去的,因怕碰到姬无煜,她故意用轻纱将脸蒙住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,抓如意一个小丫鬟做什么?

    终于到了暖风阁,南乔刚进去,里面就有专人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二小姐,我家少爷请你去三楼!”

    那人引路,南乔就跟着他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雅间门打开,里面几个舞姬衣着暴露的跳着舞,在歌舞的对面,凤麟身边两个美人正在为他夹菜送酒,看到门口的南乔出现,凤麟一挥手,那些女人便行了个礼退下了。

    南乔在来的路上就猜到七八分是他,没想到还真是。

    凤麟勾唇一笑,看着她的眼神十分灼热,“才一天不见玉儿妹妹,倒叫我这个做表哥的想念的紧呢!”

    南乔眼底黯了黯,“如意呢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!来,陪表哥喝杯酒!”说着他朝着南乔招了招手,示意她坐到他身边去。

    南乔站在原地不动,眸子凝重的望着他,眼底泄露出点点杀意。

    “如意呢?”

    她提高嗓音再次问了一遍,若他不交出人来,她只怕自己真忍不住杀了他!

    “呵呵,不过一个奴婢而已,玉儿妹妹若是喜欢,你要多少奴婢,改天表哥就送你多少,值得为一个奴婢跟我大动肝火吗?”

    凤麟慢悠悠的说着欠骂的话,嘴上虽这么说,手却有节奏的拍了三下。

    旁边的暗门打开,如意被两名大汉押了出来,身上五花大绑,在看到南乔的那一刻如意塞了布包的嘴发出细碎的咿呀声,那意思是让南乔快走!

    南乔如何不懂她的意思,她垂在身侧的手指弯曲,最终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当下屋内还有几个大汉,个个身材精壮魁梧,骨节分明,显然是贴身保护凤麟的。

    凤麟身为皇亲国戚,身边自然少不了武功高强的人,南乔不知道有没有把握从他手里硬抢回如意,俗话说,双拳难敌四手,而摄魂铃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,唯一的办法,就是与他周旋,伺机而动!

    “说吧,你要怎样才肯放了如意!”

    凤麟找她过来,本就是有所图,此人终日沉迷酒色,只怕是想让她献身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是那么容易献身的人吗!

    “玉儿妹妹何必这么严肃呢,哥哥今天找你来,就是想让我陪我喝杯酒,玉儿妹妹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肯赏吧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倒了一杯酒,端起来要给她。

    南乔瞥了一眼那杯酒,不肯接,依旧站在原地不动。

    凤麟变了脸色,将酒杯往桌上一放,手一扬,“把她给我推下去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两名大汉将如意押到窗口,按着她的后背要往下推,如意半个身子掉在窗户上,那些人正要将她腿抬起来往下扔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南乔一声怒喝,扯开面上的轻纱,“我喝就是!”

    她并非不知道酒有问题,只是她不喝,必然救不了如意,眼下只有靠近凤麟,才能拿住凤麟并威胁他放人!

    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暖风阁下一片繁华似锦,一队兵马经过。男人一袭玄色蟒袍,戴着鬼面骑在黢黑高大的骏马上,路旁两边的行人见状纷纷避让不及,生怕得罪这位活阎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