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药妆娘子 > 第一百章 若能遗忘
    宋悠转头和心漪说道:“快,去把碧霜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未管其他事情,宋悠已经抱着安妘进到了内室当中。

    他扶着安妘靠在榻上的时候,心漪也过了帮了一手,宋悠微愣,转头问道:“不是让你去把碧霜叫过来吗?”

    心漪为难的咬了一下嘴唇,摇头叹道:“哥儿,虽然于人情上的确该把碧霜叫回来伺候奶奶,但碧霜偷窃一事尚未查清楚,这样贸然将人带回来,未免会给底下人留下一个主子近侍可以随意偷窃而不被罚的印象,现在哥儿升了官,圣上又赐了府邸,将来奶奶是要做主母管理后宅的人,这宋府的一些老人也会跟着去,若是留下这么一个诟病,将来……”

    宋悠听后,想到之前自己所做之事,不由心生愧疚,转头看向安妘。

    安妘伸手拉住了宋悠的手,滚烫的手心灼烧着宋悠的皮肤。

    只听她低声说道:“罢了,先请人好生照看碧霜,今儿……先算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安妘看向了心漪。

    心漪被安妘看得心口一跳,连忙福身道:“奶奶且先养病,这事情过两天再查清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安妘听后,心中终于放心,往里面歪了歪头,宋悠伸手摸了一下安妘的额头,声音闷闷的:“那些人只顾着给你瞧病,一定没给你吃药。”

    她扯了一下嘴角:“那是给我吃治风寒的药好,还是治肺痨的药好呢?”

    宋悠叹了口气,转头和心漪等人道:“你们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丫鬟听了,从屋中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宋悠才道:“你等等,我去找找之前五弟留给我的药,看看有没有能治风寒的丹药,你先吃了,咱们再睡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语气,轻柔的像哄孩子,安妘一路靠着他温暖的膀臂回到了宋府,此时听到这样的话,心中一暖,也不知道是病里心中格外易感还是怎么,眼眶竟然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白衣的公子再回到内室的时候,扬声笑道:“倒是找到一个,是防风通圣丸,你先服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坐到了榻前,看见安妘微红的眼眶,轻声笑着:“这是怎么了?怎么还哭了呢?”

    安妘将头一转,没有再看宋悠:“我才没哭,倒是你之前在宫里,怎么哭了呢?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将药丸倒在手上:“你先吃了药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将安妘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妘伸手推了一下宋悠的手,艰难的说道:“我不吃,我之前借阅医书的时候,好像看到过,应该不是对症的,明儿请了大夫来,再说旁的。”

    宋悠看着手中的黑药丸笑了一下,将它又送回了瓶中:“我忘了,药又不能混吃,你是从哪借阅的医书,每日伺候那些娘娘们还不够,还要去看医书吗?”

    安妘摇头,脑子昏沉的厉害,要往下躺去:“之前在公府时,和宋思借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一说完,不由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对面宋悠抿唇,手中药瓶丢到了一边,将安妘捞了回来,一只手扣着她的腰身,一只手轻轻的拂过她微烫的脸颊:“其实,我本不该在意你和他的过去的,但听到的时候还是会不能面对。”

    安妘神色复杂的看着他,想要开口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却听宋悠叹了一声:“别说。”

    叹息声结束,双唇已经覆在她的唇上,安妘伸手推了一下宋悠,别开头:“过了病气给你,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谁知宋悠又重重的吻了过来:“那就过。”

    口中的肆虐越凌厉,扣着她腰肢的手就越紧。

    二人紧紧贴在一起,她逐渐忘了自己究竟是因生病而晕眩,还是因亲吻而晕眩,逐渐忘了自己的身体的温度,因为他的身体也那样的烫。

    安妘喘息出声,宋悠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,却没将人放开。

    他低头抵着她的额头,轻轻一带,两个人都倒在了榻上。

    宋悠低声在她耳边问道:“你说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安妘只觉得晕得眼睛都模糊了:“我在生病啊,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悠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双唇:“我就问你,现在可以不可以?”

    她盯着宋悠的双眼,放在身侧的手轻轻一颤,终于缓缓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宋悠见后,笑了一声,轻轻吻了她的脸颊:“你还生病,还是好生歇着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这人已经转身将灯熄了。

    他躺在安妘身侧时,安妘不由缩了一下肩膀。

    宋悠伸手扯了被子过来,将二人覆上,轻声笑问道:“你好像还挺失望?”

    安妘翻身:“我头晕。”

    他“哦”了一声,伸手从背后抱住了她,笑着说道:“真暖和。”

    安妘本不想理他,但又忍不住嗔道:“都快过夏了,你不热啊?”

    宋悠蹭了蹭她的脖颈:“我之前,感觉心里冷得跟冰窖一样,今天才暖和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没再言语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宋悠知道她精神不好,手覆在了她的背后,有温热的气流涌进了安妘的身内,只听他柔声说道:“我知道你肯定不舒服,希望我给你渡些真气过去能好受些。”

    安妘本想开口和他说不用,却又昏昏沉沉的,一下便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再醒过来的时候,已是第二天的午时。

    看着屋中刺眼的阳光,安妘想着时辰一定是不早了。

    内室中盯着伺候的心雨见安妘醒了,连忙倒了杯水过去:“奶奶,您可醒了,今儿哥儿连早朝都没去上,军营也没去,就等着你醒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安妘被心雨扶了起来,接过茶杯,咕咚咕咚喝了两口,干疼的嗓子才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杯热茶下去,安妘身上微微发了些汗,精神也好了些。

    心雨将茶杯放到了一旁,转身推开了内室的门:“哥儿,奶奶醒了!”

    只听宋悠笑道:“快,去找人去叫李太医过来诊治。”

    声音刚落,人已走到了内室当中。

    安妘抬头看去,只见宋悠端着一个木托盘走了进来:“你定是饿了,早上我让厨房给你备了粥和几样精致小菜,在小厨房里热了好几次,希望味道没变。”

    见对方如此殷勤,安妘说不感动那是假的,她抿唇笑了笑:“确实胃里空空的。”

    宋悠笑了,将托盘放到了桌上,端着粥坐到了安妘身侧。

    她伸手欲接过粥来,对方却将手一躲。

    安妘靠在榻上,蹙眉: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宋悠拿着勺子吹了吹,将勺子送到了安妘唇边:“我喂你啊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心雨,又看向了宋悠:“你别闹了,我又不是没手。”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睛,看着她笑了,没有将碗给安妘。

    安妘尴尬的清了清嗓子,只能张嘴喝了那一勺温热的粥。

    宋悠挑眉笑道:“甜不甜啊?”

    她蹙眉:“粥哪里有甜不甜一说,你在里面放糖了?”

    宋悠又送了一勺过去:“我,是问你心里觉得甜不甜。”

    门口心雨笑了一声,正往内室当中走的心漪愣了一下,转头问道:“你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心雨捂着嘴轻声说道:“你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妘自然能听到心雨刚才的笑声,蹙眉看着宋悠:“你一大早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悠也没说话,将粥送到了自己口中,俯身贴着安妘的双唇,将粥送到了她的口中,耳语道:“你这样,是不是会完全忘了五弟?”

    她一愣,扭头看向宋悠。

    这人眉眼含笑,不见恼怒,不见醋意。

    似乎是知道安妘心中的不解,宋悠低声道:“总有一天,你心里会全是我,没有别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是柔和的,语气和眼神却是坚定的。

    安妘一时愣了,她想起来隆和郡主扯坏的紫珍珠的手串,想起来慕瑾林说,三姑娘的一身反骨,征服下来才有乐趣。

    宋悠是什么样的心境,才做了这样的事,说了这样的话?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宋悠,眉心微蹙,张嘴刚想说什么,却听见门外有人扬声说着李太医来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一肚子的疑问和想说的话,又不得不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安妘看见李太医的那一刻,只长长的叹了口气,算了,事情那么多,宋悠究竟是何想法,过些日子再问也是可以的,什么时候不是这么千头万绪的了,再问也不迟。

    李太医来后,宋悠将内室的门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李太医仔细把脉后,开了药方,千叮万嘱道:“千万不要让有心人知道药方是什么,否则被人查出只是治愈风寒的药方,二位和老朽都是说不清的。”

    宋悠颔首,将李太医送了出去,再回到院中时,看着躺在榻上的安妘,笑问道:“不知道三姑娘喜欢吃什么?”

    安妘抬眼看他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坐了下来:“我准备亲自拿着药方到京城中仙缘岛的医馆去拿药,也保险一些,顺便给娘子带回来一些吃食,你在病里,要是有什么想吃的,一定要吃到才行。”

    安妘本想说不必了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反正他已经提了出来,不如就让他去做,男人嘛,对一个女人付出的越多,越觉得自己对那个女人一往情深,到了最后,就会分不清究竟是爱,还是想要对方的回报。

    安妘想,她得说个宋悠不易买到的东西,才能让宋悠体会出这样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