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众文学 > 其他小说 > 药妆娘子 > 第四十八章 心有灵犀
    安妘闻声转头,看到一个穿着浅黄衣裙的少女,这少女是文乐公主的近身伺候的侍女,小周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见到小周儿的这一刹那,安妘心中是激动的,她看了碧霞一眼,笑道:“,快,将人迎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周儿摇头笑了笑:“三姑娘既然见了我,还在祠堂里跪着做什么,不如出来,收拾几件衣裳,随我进宫啊?”

    碧霞有些迷惑,伸手拉了一下安妘的袖子:“进宫?姑娘,这个人是?”

    安妘笑得眉眼弯弯:“这是皇后独女,文乐公主身边的大宫女,小周儿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已经站了起来,徐徐朝外面走去,及至到了小周儿面前,和小周儿互相行了礼,才将心中疑惑问了出来:“你怎么来得这么及时?”

    小周儿左右看了一眼祠堂两侧站着的婢女,伸出食指放在唇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安妘会意,拉着小周儿的手转身朝自己的听萧馆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了一些距离后,小周儿才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早上被春袖叫出去以后出了事,后来再没回到后殿当中,殿下一开始正为你食言的事情生气,可后来那个宋太医到了凤仪宫,差人问三姑娘可在,殿下打发了我去回话,那宋太医说你回了公府,今天若不能返回凤仪宫,恐怕是被公府里的长辈为难了,听了这样的话,殿下命我即刻去辅国公府来救你脱困。”

    安妘听后,微微愣了一下:“这是宋太医和你说的?”

    小周儿笑了笑:“怎么,你希望是谁说的呢?”

    安妘低头笑了一下,摇摇头,声音轻轻的:“那我想央求姐姐一件事,不知道可以不可以?”

    小周儿点头,道:“三姑娘先说是什么事吧,若是我办不到的事情,我答应了也是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安妘拉着小周儿,二人停下了脚步,她朝四周看了看,没发现有别的什么人,才低着声音说道:“姐姐,我在宫中这两日,家中四妹害死我的贴身侍女碧果,若姐姐可以,能不能为我做主?”

    一直跟在安妘身后的碧霞听了这话,连忙拉着安妘朝旁边退了几步:“姑娘糊涂了,这样的事若细细的查下来,查出四姑娘品行不端,定然会让整个公府蒙羞,届时姑娘名声受累,还要怎么寻找人家出嫁?”

    小周儿看着这主仆二人,叹了口气:“三姑娘对下人有情有义,真是叫人感佩,但也的确像你的侍女所说,这件事若被查出来,闹得满城风雨,整个公府都得被四姑娘的名声所累,这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,三姑娘做来又有什么益处?”

    安妘听后,推开了碧霞的手,然而她还没有开口,只听小周儿又道:“况且,我不过是公主殿下的侍女,夜里到公府要三姑娘你进宫,已经是公府卖给的最大颜面了,我怎么好在公府里面查案做主呢?”

    小周儿的一番话下来,安妘已经冷静了不少,她回头看了一眼祠堂的方向,只能深深的吸了口气:“有朝一日,我定要安婉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便带着碧霞同小周儿一同去到了听萧馆中。

    安妘带的衣裳不多,但却拿了不少擦脸的东西,无论是锁水的,亮白的,还是抗衰老的,她都拿了,就是想要在宫中多笼络一些人。

    收拾妥当后,小周儿同她去了万寿堂和清风阁中向燕宁郡主和康夫人辞行。

    这一次进宫,安妘将碧霞也带进了宫中,马车上,安妘想着宋思提醒文乐公主到公府中救她脱困,便想着该到太医院中向宋思道谢。

    继而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,便让小周儿先带着碧霞一同回了凤仪宫,她直接去了太医院。

    夜晚的皇宫总有一分肃杀之意,到了太医院附近时,却见暖光照耀,药香扑鼻而来,生出一分暖意来。

    她这一天,从早到晚,从凤仪宫到仁和殿再到辅国公的祠堂,经历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一桩连着一桩,好似巨浪一般铺天盖地而来,及至到了太医院门口,终于有了片刻平静。

    安妘到了门前,还未敲门,眼睛看向了正在药架子前面走来走去的宋思。

    宋思身上还穿着早上穿得那件衣服,一身暖黄色的衣袍。

    太医院中,除了他还有一位老者在,那老者正拿着医书打盹,没注意到门口已经多了个姑娘。

    宋思转身去到另外一边取药时,才抬头看见了站在门口的安妘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愣了一下,将手中的药放到了一边,快步朝她走了过去:“三妹妹!”

    快要走到她面前时,他伸手直接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安妘心中一荡,向后退了一步,将手轻轻的从他的手中拿走了。

    宋思上前一步,又握住了她的手:“三妹妹,这一天,我心里急得不行,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,你的消息一会儿好,一会儿差,我的心也是一会儿高一会儿低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安妘没有再挣开宋思的手,她看着他笑了笑:“多亏了你,我才在最后脱困了啊,但,你是怎么想出来的?”

    宋思眼神微动,拉着她的手朝院子里走去,道:“我今天早上在凤仪宫的后殿诊脉时,发现那不是你的手,便想到既极有可能是给文乐公主诊得脉,文乐公主身体湿寒严重,又不让我瞧见,所以我想,她极有可能是和你一样,脸上生了红疮,那如果和你的症状一样的话,她一定会求助于你。”

    安妘惊喜的点头:“所以,你便想到文乐公主需要我回宫中。”

    宋思点头,忽然面上一红,松开了安妘的手:“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安妘垂眸,看着自己刚刚握着宋思的手,笑了笑,又问道:“但我还是不懂,你怎么知道我可能会被公府里的长辈为难?”

    宋思眨了眨眼睛,微笑道:“三哥那日和我闲聊,说你拿着他给的假图纸骗了慕飞通救公府脱险,但我想,你虽然当时让公府脱险,但事后若那些长辈回过神来,必然会追究这事,而你既然有意要给文乐公主治脸,按照你的脾性,大概给辅国公送行后,便应该是要直接回宫的。”

    安妘缓缓点头,借着宋思的话说道:“所以,你见我迟迟未归,便想到可能是我遇到了什么事耽搁了,你又想到,我很可能是因为图纸一事被罚了。”

    宋思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安妘感叹道:“真是让人意外啊,云之这样聪明。”

    宋思只是微笑,并没有说什么,事实上,宋家的几个儿郎都很聪明,尤其是宋悠。

    安妘又继续说道:“而且,还这样的了解我,我分明没有和你说过文乐公主和我的事情,你却能猜的八九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这回宋思笑道:“是啊,刚才见到你的时候,我也委实感慨了一下,我竟然真的想对了,竟然……如此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安妘看着他的双眼,轻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宋思亦轻声道:“不必,要谢就谢上天,让你我心有灵犀。”

    安妘听了这话,面上一红,别开了看着宋思的双眼:“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:“那我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她低头快走了两步:“还是别了吧,万一让人瞧见,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宋思刚迈出去的脚步,停了下来,站在原地,笑道:“那我们明日再见。”

    安妘听到了这话,她没有说话,只是笑了,走出了太医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回去时,安妘的加快了脚步,路过六合殿时,却不留神在门口撞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安妘“诶呀”了一声,抬头看去,是一个身穿暗红色衣袍的少年人,锦衣华服,腰佩玉石,一派贵公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六合殿住着皇帝的几位未婚皇子,从这里走出来的贵公子,一定就是皇子了。

    安妘连忙福身拜道:“小女多有得罪,还望殿下勿怪。”

    对面那人眉梢微动,看着安妘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:“你是辅国公家的三姑娘吧?”

    安妘站直了身子,头微微低着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少年点头,摸了摸下巴,在安妘身边饶了一圈:“听说你今天下午已经回了辅国公府,不到两个时辰,文乐公主差了人去辅国公府传你进宫,你这本事,通天啊。”

    安妘蹙眉,心中疑惑甚大,这人是谁?怎么对她一个小小庶女如此关注?

    她声音沉着冷静:“殿下心思细密,对我一个庶女的行踪尚能如此了解,令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少年从新站到了安妘面前,上下打量了一遍安妘:“你怎么不问我是谁?”

    安妘微微抬头,笑了笑:“殿下如果高兴,自然会告诉小女,殿下不说,就是不想让小女知道,小女心中明白殿下人多事忙,这样的时辰从六合殿出来,想必是有重要的人去见,小女多问多说,难免耽误殿下的要事,所以还是让殿下少一些事为妙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听后,摇着头笑道:“不对,虽然你话说的圆满,又滴水不漏,但我知道,其实你是想让自己少一些事,而不是让我少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安妘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知该如何应答。

    对面的少年见她无言以对,便笑了,伸手拽着她的袖子便走:“走,随我去见一个人!”